Are you fallin' into the Deep Blue Sea?

目前日期文章:200710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25 Thu 2007 00:41


最近一直忘東忘西的。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星期三下午的軍訓課,下課十分鐘,在宿營認識的可愛的同學花花突然問我--

花花:「鄭芸,你是不是有男朋友?」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這兩天去迎新宿營。我懶得說行程了,實在太多白癡的東西。我只能說,學長姐們真的非常努力,為了讓一群可能根本還沒相認更不用談熟識的學弟妹而努力,我實在無法了解他們這種奉獻力是從哪裡來的,這真的讓人佩服。還有太過白癡的戲劇...我不知道應不應該稱那為「戲劇」,可是也不能說是鬧劇,那就說是笑劇好了!那些神來一筆的怪創意怪台詞,我完全想不出來他們怎麼會這樣編這樣搞,是我真的什麼也想不到,不管是白癡的創意或是正經的創意,我都沒有啊~囧 我是在小虎隊這團,要是沒有不二家丁丁,我們這團不知道會多冷,修潔是個安靜的女生,穎文感覺跟我們痛很不合,日本人的幸輝也不知道聽得懂我們講的話多少趴,我這自閉王更不用說,整個加起來就是很不合作的一組這樣。我是不想讓隊輔小虎覺得難做,只能說自嗨真的好難啊~幸好小虎沒有嫌棄我們,最後講感言的時候,她說她太忙,連最後我們表演都沒來看,丁丁就抓著我的手說「幸好小虎沒來看」,因為我們真的表演得不怎麼樣(抱頭)

尋寶遊戲真的讓我們累個半死,一直在跑同樣的路線,卻都問不到寶藏的線索,然後還一直被要求表演團呼,這是最讓我覺得丟臉的部分啊~~>"< 幸輝的高腰褲真的有笑到,雖然兩次都讓他做真的有點不好意思,誰叫我穿的是超低腰,就算把襯衫紮進去也沒笑點啊(攤手)。下午時差點跟值星槓起來,幹嘛那樣講話,自己也沒活力為什麼要求我們有活力,而且團呼又不是呼了就會嗨,大家都因為尋寶很累呀,聲音大也不代表有活力不是嗎?本來當下真的很想走,想說老娘不玩了可以吧,我自己從林口走回台北就是,為什麼大學裡不是白癡的事就是不人道的事,難道是我的價值觀太奇怪嗎?還是我要求太多,期待落空了我沒發現,只是被別的情緒掩蓋住眼睛?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Coldplay-Everything's not lost
Elton John-Tiny Dancer
Eric Clapton-Tears in Heaven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第一次禮拜一的滿堂課,大概是心情不好到最巔峰吧,果然就像之前說的,我以為那天已經悲慘到最高點,然,一山終有一山高,今天是真的高到我飆出眼淚了。可是在飆出來之前還得忍,不能在學校哭,因為回房間會被阿姨看到,要等安全抵達房間才能哭。我已經不想管了,管他是難過的哭悲傷的哭失落的哭憤恨的哭,我就是他媽的很想哭,真能哭瞎的話我就不用再學日文了,對,還有自暴自棄自怨自艾的哭,無病呻吟的哭,說來說去好像都是差不多的哭嘛,反正我正在哭。

東吳真的好爛。如果往後有人問我東吳怎麼樣,我一定只會給一個字,就是爛,爛到你家,爛到你想罵幹你娘也罵不出來,我今天的心情就是這樣很沒水準,跟閃文那幾篇的我完全不搭嘎,那個字裡行間透露著很想念它的我今天休假,只剩下一個流著鼻涕哭來哭去的我。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幹,剛剛用用電腦,吃著飯糰,喝了一小口燙得要命的米漿,突然覺得右邊鼻孔的鼻涕快流出來了,我就站起來找衛生紙,結果驚人的是,左邊鼻孔不落人後,竟然也流出某種液體,可是這很明顯的不是鼻涕--我感冒都只有一個鼻孔會流鼻涕--而是鼻血!!當然在我擤出來之前我還不能百分之百確定,畢竟好端端的,什麼也沒做,怎麼會突然?可事實證明,是鼻血……然後它就開始不停不停的流,我懷疑如果接到碗裡杯子裡,大概都可以拿來喝了……拼命按止血的穴道,卻一點用也沒有,血還是一直噴,我索性撲了兩張衛生紙在面前,坐著,低頭,然後血在我面前滴著,滴著。最後止了血是因為冰敷鼻子,可能和我不是低頭而是後仰也有關吧,我不知道到底低頭是幹嘛,好像還害我白流了一堆血。

我從沒一次噴過這麼多鼻血,最後一次流鼻血應該是去年二月的事吧,之前也有過幾次,可是都不是這次這樣沒停的。只希望我不是有什麼病,可是這去醫院又要怎麼檢查,掛哪一科?流鼻血又不會自成一科,或許我要全身檢查?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早上的兩堂資概和下午兩堂軍訓課,都被我拿來看傷心咖啡店之歌,放學了,我沒走綜合大樓旁的階梯,反而走行政大樓旁邊的斜坡去停車場。我知道,我也想要自由,而馬蒂已經快找到了。其實越看下去我越混亂,越是覺得價值觀瓦解,卻沒有東西可以再拼出些什麼。所以當我驅車回到房間,包包一丟,口袋裡東西清一清,我就決定去雙溪河濱跑步。

跑了二十分鐘,我今天又多征服了一座橋,我不知道名字,總之是雨農橋、福林橋、文昌橋再過去那座,是承德橋嗎?跑到那裡大約二十分鐘,因為肚子痛得便快噴出來,我不得不停下,可是我的旅程還沒有結束,才剛開始二十分鐘而已。於是我脫了鞋,將鞋帶互相打結,背在肩膀上赤腳繼續前進。外雙溪流入基隆河,我也就跟著走到另一個河濱,漫無目的一直走下去。我沒有停,就這樣走了二三十分鐘,到了最接近焚化爐的一座橋(就是馬英九那白痴說要在上面蓋旋轉餐廳的焚化爐,他真的就只是頭馬= =),繼續走那座橋過去,我應該會到大度路,不過我不想走那麼遠,所以我上了橋就往回走,沒想到卻到了社子,大概很接近蘆洲吧,我也不知道。下了橋又沿著基隆河往回走,本來是過了百齡橋就可以找到中正路,怎麼知道過了百齡橋,我卻到了荒郊野地,什麼店家也沒有,路標上標著我身後才是往中正路,打給兒子想跟他求救,他卻沒接。我只好一直往我認為是的方向走。至此我已經光著腳走了一個半小時有,腿很痠,腰也是。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 Oct 02 Tue 2007 19:25
  • 3 7 21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