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稚園→三暉幼稚園、小城幼稚園、吉得堡雙語幼稚園

小學→安坑國小、興南國小、毛毛蟲、種籽、全人教育實驗中學

國中→全人教育實驗中學

高中→全人教育實驗中學(高二下開始輟學)

好吧,現在我得解釋一下,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幼稚園和前兩個國小是因為搬家+我媽工作地點的關係,所以才會轉學,這沒什麼。比較有問題的應該是從「毛毛蟲」開始。毛毛蟲是種籽的前身,這兩個學校其實是同一個,辦的就是小學體制外教育。那體制外教育又是什麼?我雖然讀了很久,但對於體制外是什麼也並非清楚到能解釋出我自己的一套道理。不過體制外教育的理念是自由、自主學習這點應該沒問題,不希望給孩子體制內有的那些填鴨和打罵,反之給孩子選擇權、自由和責任。(如果我解釋錯誤或不夠清楚,沒關係或許會有熱心的大哥哥大姐姐進來指我並且親切的更正XD)也因此,我的翹課歷程其實從國小二年級就開始了……

那我為什麼會去讀這種學校?很簡單,就我媽叫我去讀的啊,不然有哪個小孩會自己跑去烏來深山裡小溪旁冬天清晨只有九度十度的地方讀書,誰會跑去苗栗卓蘭鎮走路下山到鎮上要一個小時以上的地方讀書啊,最好是有哪個小孩這麼怪異……我媽的目標是國中讀完,因為體制內國中的打罵是最嚴重的,那時候也剛好是孩子很敏感的青春期,她不希望我們被逼得這麼兇,不過高中就比國中好多了。所以在國三時我們有討論過要不要出來,但事實上我除了英文國文數學勉強有讀過一些,其他什麼都不行,應該是百分之百考不上復興美工,所以我自己很鴕鳥的決定繼續在體制外待下去。不過到高一讀完時,我開始覺得我想在學校得到的已經差不多都入手了,高二上讀完,我就輟學了。這意思不是說學科我都學會了,而是……我做選擇,然後我得到自由:翹課一整天,就只是帶狗散步躺在斜坡上看著藍天,和朋友煮宵夜來吃玩電動玩到凌晨三點四點,中午十二點起床吃個飯,這個循環就這樣repeat好幾十次(應該沒有到百,我偶爾也有乖)。所以我做了選擇,得到我要的自由,那接著就是責任了。

出來時是十七歲,休閒了一兩個月,就開始去地球村上日文課,上到初級班應該花了我四五個月吧,之後又開始斷斷續續翹課,滿十八歲三個月後就去打工,打工了十個月,去年一月底辭職,又開始閒晃,四月決定要考大學,所以八月二十二日開始我就坐在補習班裡整整九個月,最後當然很幸運考上我「當時」最想要的東吳日文系。(它到底是不是那麼好我「現在」也不是很確定了= =)也因此我現在會坐在這房間裡,打這篇網誌。

這一切究竟是不是這麼特別,我也不曉得,每個人畢竟都有他自己的故事。也許那對我來說是「正常道路」,但對那個人來說會是獨一無二的,就像這一切之於我一般。在那裡我遇見大概會是我這輩子最要好的朋友,目前的男朋友也是那裡出產的XD 當然還有曾經是一團但現在各奔東西的好朋友們,我和他們一起,或是有時候自己一個人,在那裡度過了年少時的每分每秒。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