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太さんへ

久しぶりに手紙を書きます。
お元気ですか?

普通、あなたを考えれば、かわいいやかっこいいとかな形容詞が浮かびますけど、
今日はちょっと違った。
や、ちょっとじゃない、相当違いました。

ずるいって、初めてそう思った。

事情發生在你們要從台灣回去日本的那一天。
當時工作人員說,可以抽一名歌迷,跟w-inds.坐列車回日本。
也不知道是日方的亞太的還是豐華的工作人員,總之獎品十分誘人。
在號碼抽出來之前,我一直祈禱「拜託一定要是我!拜託一定要是B05!(我的號碼)」
然後w-inds.搭乘的列車來了,歌迷們來好幾次人浪,只想擠到最後頭看號碼。
(不知為何中獎號碼貼在列車上)
一看,……真的是我!!B05!這輩子從沒中過這麼令我高興的獎!
我奔出人群,工作人員也沒確定我是不是B05就直接讓我上車。

一上車,我走到最後的包廂,三隻就在那裡,在玩著電動。
那是個昏暗的房間,我也不懂為什麼他們不開燈。
我走進去,裡面有一台跳舞機,一台電視和兩台電腦。
他們可能以為我不會講日文,所以都沒有講話,但是心裡都清楚我要跟他們坐回日本。
然後他們開始玩跳舞機給我看,不過是用電腦玩啦,跳舞機擺好看的。
結束後,他們竟然跟我說要225元!
還收費的喔,我心想,不過剛好我有帶錢,就打開皮包拿了一千塊給涼平。
他拿去給在外面車廂的工作人員找錢,結果竟然找了三千四百多給我……
我賺得還真多啊(笑)。
涼平看我好像對這數目有點吃驚和不解,他就說,他們都亂找,你不用介意。
可是大哥啊……不要小看這幾千塊啊……
加這三千多我就可以把THANKS的週邊快買齊了耶。(除了你那貴死人不償命的帽T= =)

之後,也許是因為涼平第一個對我說話吧,所以我一言不發地坐到涼平旁邊。
(心中OS:我幹嘛不坐到慶太旁邊啊!?我在幹什麼??)
我問涼平他是在玩什麼?看起來很像超級馬利。
他就說不是……但是他也不會解釋(笑)。
過了一會兒,有兩個像保鏢的人從後門進來,要慶太跟他們走。
我回頭,站了起來,慶太看見我,對我說在班上要好好努力喔,然後露出慶式微笑。
我想了想,然後走向他問:「因為我是班上的一部份嗎?」
他說是兩部份,一部份是言語一部份是動作,都會影響到班上,所以是兩部份。
這時我跟他都已經在後門出去的一個像地下室的地方,他站在樓梯下方,我站在樓梯上方。
我說嗯,我會努力。然後他走向我,走到我旁邊時簡直像巨人!
我把他推開說,你太大隻了啦!XD
他就跳到樓梯下面(那樓梯沒扶手,可直接從旁邊跳下去),我們面對面站著。
我說,可是我已經不是學生了耶。他說是嗎?我說嗯。
也不知道為什麼,這時候我突然跳到他背上要他背我,他也沒有說什麼,我們繞著房間走著。
他說很多人都說他像大猩猩,又壯又高,我笑了出來,才不會呢!
他的背真的好寬,很結實,人也真的很高,體格很好,活脫脫的就是一個漂亮的橘慶太。

他背著我走了好幾圈,然後我們又回到原來那個昏暗的小房間,
涼平問說他手上那些台幣換算成日幣是多少?
我就告訴他0.25塊日幣等於一塊台幣。(幹嘛告訴他這麼難算的數字啊= =)
之後我竟然開始跟涼平解釋,台灣不是地方名,是國名,
好笑的是他竟然很吃驚!另外兩隻也呆呆的,以為台灣就像台北是地方名。
我就說,你們到剛剛為止都還在台灣啊,台灣就跟日本一樣……
我還沒解釋完,夢就醒了。

夢の中のあなたのどこがずるいって、聞きたいでしょう。
本当はかわいかったよ、とても、ゴリラさん(笑)。
ずるいのは、どうしてあなたのことを忘れさせてくれない?
解放してよ、橘慶太さん。
もう決めたのに、あんたなんか忘れようって…
好きになればなるほどあなたのことをも嫌いになっていく。
ずっと考えてた。
いつかきっと嫌いになって、あなたから去って行くでしょう。
じゃなかったら、一生あなたを愛し続けるでしょう。

要不是更喜歡更喜歡,要不是變得最討厭,對我來說只有這兩種選擇。
就在昨天,我真的以為,將慶太從我的身體裡抽離的時機到了,是時候了。
契機是我看了「我們的存在」這部漫畫,劇情我沒有非常喜歡,但我還是感動。
而且也隨之發現,等待只會摧毀一個人。
我等你,可是你等的永遠不會是我。
還是繼續等,等到你結婚,等到你有了孩子,等到你退出演藝圈,等到你老了,等到你走了。
我要的不是回報,而是明確的結局,確確實實的,不是懸空的。
也許,這也算是一種回報吧。
我不想因為你就忘了自己是誰,可是我發現我是的,逐漸忘了,自己是誰?

這是我第一次,這麼深的感到,你太奸詐了。
我想忘了你,很想很想。
不是為了用功唸書,不是為了考上好學校,是為了我自己的人生。
不想繼續這樣下去,明知沒有結果,我卻還求著一個結局,豈不是太荒唐?
但只要一夢見你,我就會破功,你明明是那麼遙遠啊!
你明明,永遠不會說句「很抱歉」來拒絕我。
痴心的人果然是太愚昧的。

一直以來,你都是你,而我是我,
在不知不覺間,我卻弄混了,
以為,會有那麼一天,我可以是你的一部份。
也許,我需要一點時間靜一靜。

笑顔でバイバイしよう。
これは「別れ」じゃないですが、サヨナラになるかもしれません。
時々、あー好きにならなかったらよかったのにって。
でもたまに、好きになった相手があなたでよかったって。
矛盾だよね、自分でもよくわからない。
でもひとつだけはわかってる。
それは、出会えてよかったってこと。

ごめんね。
暫く姿を消させてもらいます。

では。


雨天より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