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歌聲,好像沒什麼變,
我不是專業人士,果然還是聽不太出來XD
而且一堆人把音全都吸過去(我也是其中一個),實在聽不出來啊~
不過老師還是一樣變態,一直、永遠都只能用變態來形容他!
當然,沒有和老師多聊,不是我不想,也許是暫時缺了那份交集吧。
等我回去上課,一定又會有很多事情可以講的:)
大呆問我有沒有練歌,我說沒有。
其實不是那麼沒有時間練,但,想到聲樂,還是會讓我想哭。
氣自己怎麼不早點想考大學,偏偏練起來後才說要進補習班。
如果一練歌,我又會好想回去那裡,
拋下書本、筆記、背不完的單字、像灑冥紙一樣多的考卷,
到那個儘管會讓我緊張到胃痛的舞台上,唱我跟老師練了半年的曲子。

表演完後,終於放下心中大石的兒子跟我說:「活著真好。」
我聽了覺得好笑,也覺得有點難過。
如果是我,如果表演完的是我,我也會覺得活著真好,
會期待半年後的登台,期待自己再進步。
因為我真的好喜歡唱歌。
人生由這麼多元素組成,而我終於漸漸發現,
有些人無可取代,有更多事情是不能被取代的。
慶太終究有一天會被某個誰代替,我會真心去愛那個人,
但再也不會有什麼事情可以勝過唱歌了,那種源自於人類本性的能量,
就連日文,說真的也很難跟唱歌比擬,那只是我天分、喜好所在罷了。
唱歌對我來說是更上好幾層的。
唉,或許,我又要為這件事憂鬱一陣子了。

我一定要帶著笑容回來,回去那些我離開過的地方報到,
大聲說:「我考上了!我回來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