它睡了,暫時又回到一個人。
這樣說有失公平,說真的這並非痛苦。
有點麻煩而已,這樣而已。
為了一點小事嚷嚷著要分手,這很是人。
不用擔心,不是這次。

前陣子燒音樂時,發現一片令人懷念的CD。每當覺得忘了時,時間卻又如此清晰地倒轉回腦中,到底有可能調好沒有他的腳步嗎?說調好沒有他的腳步是說謊嗎?那是希望,因為他已經調好沒有我的腳步。真奇怪,又不是喜歡著他,也不再被他所喜歡,可是總有些東西這樣糾纏著。Almost Famous讓人想起那天的卓蘭街道,他說這是給你的;然後那片CD就這樣一直躺在櫃子裡了。這些究竟是不是無病呻吟?甩開手的那剎那,你成長了,將另一個人留在原地,他不知道要怎麼運用這個機會,總是這樣很偶爾很偶爾地想起你。

最近越來越經常。當坐在教室裡,問著自己:這就是生活嗎?然後準備好要過四年嗎?或是當在它身邊,它在身邊,也是想著:這是最想要的生活嗎?為什麼這樣拘泥於生活,無法跳脫,如果抽離這些,是否人就不再是人。學校的有趣度又降低了許多,伴隨著hellen的離開、cynthia沈默空降,開始別無選擇地顫抖。人想要什麼終究必須靠自己,沒有什麼圓滿的東西。

其實只是想好好休息。放個假,吃吃喝喝,懶散懶散,睡覺看書,別讓情緒纏身。這種夜裡,其實是想要一台radio陪在身邊的。聽著最熟悉的頻道,時不時出現熟悉的過往歌曲,跟著哼哼唱唱,繼續喀喀喀地打下幾年前未完成的一字一句。keita早已紛飛,my everything也不再完全,約定的碎片成了肉眼看不見的碎片。

一切是瓦解的。就像按下Esc鍵一樣,沒有東西可以倖免,那樣的完全消除。

消失在空氣裡,對,就像泡泡般逐漸變透明,乘著風去了,去了。

是不是說過要遠走高飛?還有機會的嗎?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