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毛變長了。

最近只要把頭髮綁起來,家甄就會說你變得好可愛啊同學,心中OS(有時好像有說出來):我本來就很可愛……真是個不要臉的人(笑)。這張雖然看不太出來,但頭髮真的長長頗多,今天剛洗完頭又不能綁,讓我默默考慮起來要不要去剪頭髮。考慮的結果,還是作罷吧,留這麼久好不容易有後面那撮可以綁,現在一去剪又全都沒了。要當一個像刻板印象的女孩子可真不容易!什麼時候飄逸的長髮才會長好啊~~搞不好在長好之前我又會不耐煩全部剪掉,到進棺材之前都沒有緣分再留一次長髮。(嗯阿我是留過一次長髮的,在還和猴子非常之相像時)

今天原本滿堂天,桌球發音國文初日初日,但永基請假所以沒了發音,就變成享受六人行的時間(我笑超大聲結果被學姐說太吵XD),之後在地餐遇到MOMO和大木,後來designer也來了,滿奇怪的組合但總之我們一起吃飯,然後去念課文給本元聽。其實在那之前,桌球課下課後我就有遇到本元了。我發現他真的越來越放任我了耶,上學期太久沒看到我還會說「我好像好幾個禮拜沒看到你了喔」,今天看到我完全沒有提到什麼我上次翹課或怎麼都沒看到你之類的話,他真的完全不管我了!本元我果然沒看錯你,雖然你不是個好老師,不過你選擇當個好人是對的XDDDD 其實我碰到的老師都還算不差吧,今天上國文大家都不太甩老師,老師也沒生氣或怎樣,跟資概老師一樣被學生訓練得很好?(好像不該這樣說= =)至少目前還沒碰到刁難學生的老師。下午的初日有鑑於本元對我的放任,當然要不負他所望翹課啦~XD

回到房間終於把宮部的「理由」看完了。我覺得這本還不錯,這樣採訪跟說故事互相交差式的寫作方式我滿喜歡,只是覺得最後有些拖,出現的人物太多了,他們都各自有跟這個事件牽扯的理由,但其實有一些人物是不需要占那麼多篇幅的。就像模仿犯花了整整一部的篇幅在述說浩美的過去一樣,太冗長了。理由的懸疑、解謎和推理的成分算是非常之少,因為重點是擺在一個事件如何和這麼多人相關,他們各自有原來的生活,有他們看這事件的角度,在其中扮演的角色。所以說起來並非一個偵探或警察或少年少女查案然後還原真相,而是這些人接受採訪,一一道出他們所知道的真相,慢慢將整個事件拼湊出來。整個事件其實很簡單,沒有什麼密室之謎,也非連續殺人,只是因為一棟法拍屋和非法勾當讓事件變複雜罷了。宮部讓我覺得了不起的地方是,這本書裡出現這麼多人,她卻能確實想像出這麼多人的原生家庭、家庭、影響他們最深的事以至於讓他們變成現在這樣的理由,簡單說就是人性吧,完全迥異而詳實的人性。每個人有完全不同的人格和個性及遭遇,造就他們的各種大小事件,然後突然在一個時間點以不同的方式直接或間接參予了同一件事,彼此卻永不知道。我喜歡這本書另外還有個原因,就是它並非刻意溫暖。Level 7、R.P.G.、模仿犯都讓我覺得結局過於溫暖,也許是因為早期寫作方式還比較冷一些吧,又或者只是我不太習慣推理小說是這樣的結局。

宮部的短篇「鄰人的犯罪」也非常好看,這是她的第一篇得獎作品,我看完真的非常驚訝,就因為是短篇才更加讓人享受峰迴路轉的劇情,有興趣的人可以找來看看。

總之最近就是這樣平靜的日子持續著。讓我心虛地拿出帶來士林被安置在書櫃裡始終等著我翻譯的NANA看了幾眼,又隨手扔到書櫃上擺著。雖然我不真正記得正確的日期或年份,但大概就是七、八年前吧?開始對日文產生興趣,開始這樣一頭栽進一個看似相像卻不同於中文的語言。我瘋狂了這麼久,卻始終不確定搖擺著,是不是真的要這樣往前衝?到目前為止我所做的一切像是在儲存勇氣或是製造足夠動機,可是我還是一步也沒有動。因為龜在原地不太需要理由。就像唱得再好也成不了歌手一樣,光是喜歡還不能養活自己。

還是那個老問題:我到底想拿日文怎樣?我又到底拿了沒有?

對了MOMO他們今天問起滿紛,好像很久沒看到了云云……人似乎走到哪裡都不會改變他的氣質,會被注意的就是會,能低調成背景的就是能,所以認清自己的本質是很重要的,別做不合理的要求。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