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違的你,在上個禮拜天再次見面了。心裡可能那麼會心一笑了一秒吧。不過我沒有看清楚你的表情。我總是如此,毫無緣故地不敢直視你的臉龐。

第一次走進這家店時,應該是剛滿十五歲的我。那時候就覺得你長得很像某個歌手,我沒怎麼聽他的歌,但我知道他很會唱歌,你也和他一樣,是店裡廚師的第一把交椅。握著鏟子的雙手像在變魔法似的,一直游走在鐵板上,沒有一刻停息,雖然詢問:「要不要辣?」的口氣是有些粗魯,卻在百忙之中細心保持鐵板和鏟子的乾淨。你是那樣有些亮眼的人,即使只是在這樣一家老舊小店裡,離市中心很遠,還是讓人用眼睛搜尋著。

然後過了多久呢。可能兩三年吧?一年去光顧個五次就算多了,所以其實我們沒有很常見面。就是這樣靠著一年五次的面對面,我發現你對我有一點點的特別。從某一次開始,我變得每次去一定要坐你掌廚的那桌,不想吃別人弄的,我是特地來吃你做的食物的。至於我怎麼發現你對我特別?那其實很幼稚,應該說,你只是會多給我一些菜而已。看起來跟別的客人的差不多,事實上有多。有鑑於我每次去都只吃其中一種套餐,你也不再是問我:「要不要辣?」而改口成:「不要辣嘛?」嗯,你記得我。

我覺得我有點喜歡你。尤其喜歡你忙得要死卻一派輕鬆的表情。

那是種君臨天下的風采。

只是我懷疑,我們生活在完全不同的世界裡。我不過是一個客人,你是個每天站在鐵板前的勞工,休息時間就到二樓睡覺或抽根菸,餐期時間再下來繼續奮戰,大概十二點才打烊,回到家也許洗澡看個電視,一天就這麼結束了。我為了上大學而讀書著,上了大學還是會讀書著,等出了社會幸運的話會有個坐辦公室的工作,可能打扮得光鮮亮麗其實背後和你相同辛苦,不同的是,我出腦而不出力,你也許剛好相反。說得難聽些,我們存在於不同的階層,就算相交,終究只能錯身而過,頻頻回頭惋惜。

某天一樓客滿時我走進去,一個新來的男生說「二樓請」,我乖乖跟了上去,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來二樓也有座位。但心裡是有些害怕,只有我和那個新來的男生,這樣像包下餐廳一樣沒有壓力,可是腦子裡總是有身為女生的不安。所以我真的很高興你上來了。我擅自當作你是特地上來確認狀況,把這想作是一種關心,因為我知道你絕對不會對我怎麼樣。之後有次我帶書去看一邊等著你炒菜,那個新來的男生說:「你太慢啦,人家小姐都在看書了。」你有些沒辦法的笑笑,我則是尷尬的笑。

在某個夏天之後,漸漸漸漸,我不再去了,為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偶爾還是會和朋友或家人去,但也沒有堅持一定要坐哪一桌了。我抱著一些超乎常理的期待去用餐,這樣是奇怪的。萌芽的那一株情感之花,隨著時光流逝,終於還是被我連根拔起。

如果有機會真正認識你,我一定會是一百個願意。人世間就是這樣,你想跟他做朋友的人,人家不一定願意。雖然是有這麼些遺憾,不過不完美也並非壞事,擦肩而過時的回首,也是一種美好。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