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沒打錯字喔。


七月第一篇就是這種悲慘的東西,還真有點不吉利,但也怪我都沒更新,才會讓這篇搶了七月的頭香啊。

大部分的朋友都知道,我不討厭做家事,有時間能慢慢來做時,我甚至還很喜歡。東吳的同學們大概聽過我好幾次蹺課的理由是「要回房間洗衣服」吧?就是這樣,我寧可蹺掉無聊的課來做家事,也不願意當個「乖乖牌」。擦擦地、整理房間,可是比在教室聽老師五四三來得有意義多了,至少房間變乾淨我心情也跟著舒爽,聽老師兩節課下來什麼也沒教只會讓我心情不爽。

那麼先來看看我今天做了什麼。

‧拖地和刮地板的沙
‧倒垃圾
‧準備兩人份的水果
‧跑腿(中餐、湯圓、五穀米)

喔,看起來是簡單到不行對不對?只不過是拖地,只不過是倒垃圾,後面兩項更是不足掛齒的小事!可是別忘了,目前是夏天,今天中天新聞報導台北出現36.1度的高溫(日本在香川縣也出現35.3度的高溫),這是一個只要隨便揮個手,身上所有毛細孔就會開始出汗的季節。有人手揮個一百下體溫也不會升高,我偏偏就是那種揮一下便無可挽回地飆汗的人種。尤其中餐和湯圓是在正午十二點半買的,兩家店相隔一個街口,全身上下的皮膚都在尖叫「汗,飆吧!」這是為什麼,今天媽媽和我決定了晚上吃飯就買好隔天中餐,不然再這樣下去,我們家的用水量或用電量不知會增加多少。

雖說是不排斥家事,但平常我也不是這麼勤奮的。驅使我這麼勤奮的東西,果然還是那不能說是萬能但已接近萬能的東西--金錢。

是這樣的:媽媽下午躺在床上呻吟,說再讓她做家事她會死,她需要一個僕人伺候,她住在這麼高檔的飯店,擁有普納社區,隨時都可以使用VIP,怎麼能不沒有個僕人供她使喚?

我的回應是:可,使用者付費。

媽媽語出驚人:錢我捨得花。一天給你X00元新台幣。

顧及家人間的感情,我將價碼降低:一天Y00元就好。

媽媽一派豪邁地回絕:不,所有事情你都得做,這個飯店就交給你打理,一天X00元才公道。

咚!鄭某的暑假以日薪X00元賣給黃博士,成交!

接了工作當然卯起來拼命,而我又是慢工出名的,什麼粗活細活我都得包辦,賺小錢不辛苦,畢竟這還算是我擅長的範疇。唯一的不滿是,今天有一半以上時間都呈現汗乾了後整個人黏不溜丟的狀態,我只能樂觀地想,這省去我下去VIP烤箱流汗的時間,而且不管怎麼說,僕人是沒有高級享受可言的……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