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08.20
是人生中很重要的日子,卻總是沒有把它記在記事本上。

起因是媽媽那本2009年的新記事本。因為是舅舅送的,媽媽能省則省,將就著用了比平常自己會買的size還要小的記事本。我以為裡面什麼都還沒記,就翻開看看這樣一本小本子,到底有多大空間可以記事,是一天一頁嗎?翻到最前面,原來是從12月底最後一週開始,而媽媽已經用她毛毛蟲般又小又潦草的字記了些什麼。翻面後,我在一月四日的欄位裡,發現了一行很有趣的字。

「芸決定離開全人 5週年

下面還有另一行是寫媽媽離開全人的日子。頓時覺得很好笑,原來記事本是拿來記這些事的。當然我很早就知道媽媽會在記事本裡寫下大大小小特別的「紀念日」,她對我人生中的轉捩點很清楚,所以比起哥哥或爸爸,我的戲份算是來得多。媽媽甚至還把她開始上某位諮商大師培訓課的日期當作某張卡的密碼使用。人生中的重大事件,它所發生的日期,看來有些真的值得我們記住。

我的提款卡密碼這幾年來,一直都是用阿太的生日,即使我不再用視線追著他,還是不覺得有改密碼的必要。已經習慣了。而且換成別的我一定會輸入錯誤。我的第一本記事本上,總是記著何時回家,何時去台中,何時和誰見面,每天花多少錢。第二本記事本,已經沒有那樣繁瑣的項目,只剩下何時和誰見面及記帳為班底。不記哪天誰生日,因為到了當天我應該會自動想起來;不記去了哪裡,因為已經沒有必要來回奔波。更不用說所有大大小小特別的「紀念日」,和生日一般,到了那天,我總會想起來的。

不過93.08.20卻是個我遺忘很久很久的日子。即使重頭來過這麼多次,卻沒有一次問過自己:「開始的日子是哪一天?」

93.08.20,是這一天,我開始唱歌。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