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首無名短歌,出自歐‧威爾的《一九八四》。


聖克利門特教堂的鐘聲說,橘子和檸檬,
聖馬丁教堂的鐘聲說,你欠我三個銅板,
老巴萊教堂的鐘聲說,你什麼時候歸還?
肖爾迪區教堂的鐘聲說,等我發了財。


這只不過是沒有希望的單戀,
消失起來快得像四月裡的一天,
可是一句話,一個眼色
卻教我胡思亂想,失魂落魄!


他們說時間能治癒一切創傷,
他們說你總可以把它忘得精光,
但是這些年的笑容和淚水
卻仍使我心裡感到無限悲傷!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