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在鄉下真的沒事做,早早就預料到此局面,因此我扛了快20本書回來,打算利用這突如其來的假期(若是按照原訂計畫,昨天就應該抵達釜山了)將書山啃乾淨。


《完美的藍》宮部美幸
這是宮部美幸的第一部長篇推理小說,或許是因為主角是隻狗吧?整部作品在「阿正述說」時,總帶有犬族特有的幽默,我甚至真的有種:「啊,原來狗會這樣想啊!」的錯覺。和之後許多代表作相比,《完美的藍》中對於登場人物的著墨並不細膩,好比說蓮見加代子,是第一個登場的人類角色,但看完後我對她竟然一點印象也沒有!(好吧,坦白說在閱讀過程中,我就已經覺得這個角色講的話很多餘,簡直可有可無,就像日本電視劇「HERO」中的雨宮舞子一樣)大概是宮部阿姨的大作讀多了,《模仿犯》、《理由》、《繼父》、《樂園》,她對描寫人物的外表並不執著,但是對於個性、該人物的小動作,總是能清楚到讓讀者瞭解該人物的特質。不過從《完美的藍》就已經可以感受到宮部美幸的溫暖之處,結局是有些悲哀的,然而並不冷酷無情。

《孩子們》伊坂幸太郎
我的第二本伊坂幸太郎。第一本是《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當時看完只有種「也有這樣的推理小說啊」的淺薄想法,然後就什麼都沒有了,我也沒再碰過伊坂。這次再度挑戰,伊坂式的解謎小說,其實很可愛、很天兵、很神來一筆。《孩子們》由五篇短篇構成,登場人物有陣內、鴨居、武藤、永瀨、優子五人,唯一沒有以第一人稱被描寫的,只有陣內。小說裡看到大學時期的陣內和在家裁所工作的陣內,完全是靠旁人的敘述及想法呈現在讀者眼前。這讓我聯想到赫赫有名的《白夜行》中,關於美穗的溫柔婉約、甜美動人,不也都是透過他人眼睛觀看的主觀結果嗎?當然《孩子們》是比較輕鬆的作品,那些謎團在本格推理作家眼中甚至可能完全不能構成謎團元素。不過誰說生活中發生的一些費解之事不能被稱為謎團呢?更有趣的是,身為盲人的永瀨竟然扮演著書中的「偵探」!我想可能是因為對盲人而言,生活的每分每秒都像是解謎,用視覺之外的感覺搜尋情報加以彙整,拼湊出的結果反而比依賴視覺的人要更接近真實多了。

至於陣內這個角色究竟是討人厭還是神經粗大的白目,我想應該兩個都是吧。雖然陣內在書中總帶來意想不到的驚喜,不過現實生活中真有這種人的話,我一定退避三舍不說,搞不好還要收收驚咧。

《向日葵不開的夏天》《影子》道尾秀介
推理小說的作者究竟扮演什麼角色呢?是說故事的人,提供線索的人,還是愚弄讀者的人?道尾秀介是魔術師。我們都知道魔術是騙術,一定內藏機關、觀眾看不見的手法,但呈現出來的卻是完美無缺的表演。我看到的道尾秀介就是這樣:他說一個故事給你聽,提供了許多線索讓你思考,到故事的結尾,你才發現,他所有的故事與線索,都建立在欺騙你之上。(不過沒有人看完魔術表演在氣餒自己沒看穿手法的,當我闔上書本,也只覺得自己「被騙得很爽」!)

閱讀這兩本小說時幾乎無法推理,原因是我所認知的世界和小說中的世界毫無交集,說得更明白,根本不可能相交。那是完完全全你想像不到的另一個世界,但是文字敘述卻讓人以為那是你幻想中的世界,懷抱著這樣的安心感讀下去,才發現根本是兩回事啊。在你相信的世界崩塌後還會有餘震,這是道尾秀介最厲害的地方,真相其實藏在他的口袋,要讓故事結局翻盤數次根本不費他一根手指頭的力氣。

對於他的小說我不想透露太多,我可以說的是,熬夜閱讀《向日葵不開的夏天》那天晚上,原本沒有一口氣看完的打算,卻因為道尾魔力讓我放不下書,還看到過於害怕從床上起身去抱正在玩電腦的阿閃的腿。(就算這樣還是說什麼也要看到最後)還有,永遠別上作者的當!

《第13個故事》黛安‧賽特菲爾德
讀到約四分之一處就放進書櫃無視它,大概是今年三月左右的事了。這次下定決心重頭開始啃,一定要啃完、啃個徹底!捱過冗長又冗長的「開場」與「過程」的前半,有意思的部分開始來了:主角瑪格麗特發現了謊言,這句話同時也等於她發現了真相。女作家用故事來講述真相,她說的究竟是故事還是真相?謊言還是事實?她的人生又是哪一種呢?

人的出生總有秘密。女作家的出生有秘密,奧瑞利司的出生有秘密,瑪格麗特的出生也伴隨著秘密。因為有秘密,所以才渴求真相,真相可能像瑪格麗特的那樣,悲哀地纏繞著她;也可能像奧瑞利司那樣,解開身世之謎後,換來他一生最想要的東西。可是女作家的真相是悲慘的,幾乎不可能被拯救的,她只能依靠聘請瑪格麗特為自己寫傳記,一點一滴道出無人知曉的故事與真相……

書中年邁的女作家薇妲‧溫特認為「真相是無趣的,故事才是精彩誘人的」,但我認為這本書本身就幾乎徹底證明這句話是錯誤的,因為……她所說的故事鋪陳實在是又臭又長,磨去我的耐心啊!故事的真相反而急轉直下得耐人尋味,變成一場獨特的解謎之旅,而不再只有一個家族的悲哀歷史。最後一段讓我覺得有些多餘,不過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讓瑪格麗特真正擁有自己單獨的人生(她一直執著於出生時即死亡的孿生妹妹),就如同最後一章的名稱是「開場」,終於放下縈繞心頭十數年的伊人,瑪格麗特的人生,此刻才正要開始。

《第六個小夜子》恩田陸
好評成這樣的東西,為什麼我卻這麼不喜歡囧。我大概可以推知自己是怎麼個想法:因為牽扯到靈異,無法解釋的東西。書中的校園傳說「小夜子」是個很棒的開頭,校園裡流傳的傳說,例如第十三級階梯、廁所的花子等多半是連接不幸與恐怖的象徵,「小夜子」卻是與全校的大學錄取率相關的傳說。有點莫名其妙,是不是?

閱讀到中段我都還保持著好奇心,「隱藏版的小夜子究竟是誰?」可是從校慶開始,那種心情就消失了。《第13個故事》中家庭教師海瑟特也以為自己看到鬼魂,但後來都是可以證實虛實的;然而《第六個小夜子》中卻沒有這樣的解釋,我私心認為推理小說中不應該有這樣的東西存在。花了那麼多心思都難以將人心做個完整解,靈異一出來不是更要舉手投降了嗎?坦白說這本書真的讓我有些失望,我是那麼的喜歡《夜間遠足》啊!壽司建議別把這本書當推理小說看會更有趣,但我即使重讀一次,靈異還是無法讓我上鉤吃餌吧。


接下來打算讀《動物之神》,之後應該是《櫻樹抽芽時,想你》還有新買的《家守綺譚》吧,日本文學讀久了就會想讀西洋文學,反之亦是,人真的不能偏食太久啊!今年已經讀完21本書,看著aNobii書櫃中日漸增多的書籍,自己都覺得好開心,希望能再接再厲,趕快把那些只差臨門一腳就K.O的書趕快看完。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