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過不到半小時就要離開韓國了。
這次是從釜山機場起飛,感覺很不習慣。
要轉機更不習慣,真希望可以今天就回家……

這次的韓國行,去了慶州,去了海邊,去了學校。認識了老師,同學,阿閃的好朋友。沒有阿閃的父母和那個家,令我輕鬆不少。雖然租來的房間又小又熱,電風扇不夠力害我們又多買了一台Mickey Mouse電風扇;浴室實在不乾淨,馬桶又三不五十因為不知道哪個智障便便完就把衛生紙往馬桶裡丟而堵住,但我想這次的韓國,還是比七月的好多了。

記得八月因為阿嬤過世,臨時從日本被召回來時,我竟然是鬆一口氣的心情。呼,太好了,這樣就不用再吵一些永遠沒有答案的架了,不用浪費時間了,不用每天情緒不穩想著是不是該分手了。然後一回台灣,他竟然又從那個冷漠的人搖身一變為我所熟悉的那個男朋友。怪怪,現在是演哪齣來著?

然後我媽說了句很中肯的話。

「在他家,他就是兒子、是哥哥,不會是你男朋友。」

我的疑問終於有答案了。是的,當我們待在他家時,他的所作所為都是他以兒子、哥哥身份去做的,他根本沒想到,我並不是他的家人,我只是他的女朋友,而那是完完全全不一樣的。在異國,在語言不通的情況下,在有文化差異的地方,我需要他照顧我、支持我、幫助我,而不是好像把我丟給電腦就沒事了。我承認那確實有沒事一點點,可是當我一個人在房裡用電腦,外面五個人嘻嘻哈哈大笑時,我覺得我就跟眼前的電腦沒兩樣;差別只在於一個擺桌子上,一個擺椅子上。

後來回想,剛去時我們在首爾玩,他也沒有這樣無視我,所以的確是環境與身份的問題。這應該是我能避掉就盡量避掉的部分,畢竟我實在沒有能力解決,也不想為我們的關係增添複雜性。所以我告訴他:「如果我還有可能來韓國,那我一定是到你租的房間,絕對不會踏入你家家門。」這次去,我們也確實沒有回他家,相對地我看到他三不五時打電話回家。(從在日本時就常常這樣了)很難說心裡一點感覺也沒有,但我漸漸知道,那就是韓國人,並且那就是他在那個家的生存方式。

總地來說,這次還是開心的。

我們吵了兩次很無聊的架,透過這兩次吵架我發現,原來我們的關係一直在不知不覺中改變。剛交往時,一開始吵架悶不吭聲的是他,我得一直在旁邊苦口婆心「請你跟我溝通」,他才會吐出一點點;現在變成,吵架時不想再多談的是我,纏著我逼我說的是他。我很清楚這樣的轉變是怎麼來的,中間有一段時間的無數爭吵讓我累了,所以我不想再當那個耐心一百的人。他的改變不在我的預料之中,但也不難猜想:他終於知道再這樣不管我下去,有一天我們會分手,他會親手毀掉自己說過要共築的美好未來。

不管怎樣,我看見他的改變了,就算只是一點點,那也是好的、得來不易的。雖然我們回不到熱戀期,宛如在這個世界只看見「愛」的時光,但漸漸我們也找到磨合期的相愛方式,所以不應該再遙望當初感受到的美好了。

現在,就很美好:)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