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故事背景位於1960-1970年代的大阪,主角流鄉是勞工音樂鑑賞團體(簡稱「工音」)的企劃人員,負責企劃每個月的例會表演,讓勞工會員在辛勤工作的同時,能以實惠的價格聽到高品質高水準的音樂。放到現代來看真是神奇。現代的娛樂太多了,但在那個年代,有的不多,因此才能萌生這樣的團體吧。看似簡單的一個開頭,背後卻隱藏著政治陰謀,在意識形態的角力之下,要怎麼守住初衷?

我對歷史沒有研究,對政治也沒有研究,到後段某些部分讀得有些一知半解。但是沒有關係,最重要的是,一個打著「為勞工服務」為口號的團體,理當保持中立立場,不可偏左或偏右。然而那是一個很難沒有意識形態的時代。你是親中、親美、還是親蘇?什麼樣的音樂又算是意識形態?當意識形態介入一個團體又為什麼讓人詬病?

因為是個才學疏淺的人,僅能對流鄉(其實是對作者)表達我的無限敬佩之意。流鄉怎麼有辦法這麼活跳跳啊!創意源源不絕,每次都能構思出史無前例的例會,而且當此次確定成功時,就已經在思考下次例會要做什麼音樂表演。真是精力旺盛又創意無限,有能力的人才能活得自由,這句話不是說假的。放到現代來說,流鄉就是個一流的策展人或是執行總監吧。

反觀在為了與工音抗衡,由幾位財經界大老創建的音樂鑑賞團體「音聯」的著墨就略顯不足。但書中提到的一件事,是無論在什麼時代都通用的。當我們衣食不缺,就會開始尋求娛樂休閒的滿足,商人們看準這樣的心理下手,那麼⋯⋯媒體呢?政黨呢?任何需要「支持者」的團體呢?現在正是所有東西都爆炸的時代,會不會我們其實身處在充滿偽裝集團的時空中,而渾然不自知,還以為一切操之在我?

 

文章標籤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