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實在太熱,很難得的就去游泳了。
游完回來,興致很高跑去吃潤餅,結果……
竟然在寵物店遇到許馨文!(坐我後面的K11)
結果我連進去摸大頭也沒有,只是隔著自動門跟他交換個眼色就走了。
回程時大頭早就被關起來,唉,當時進去摸一把就好了,很久沒見啊。
拎著兩個潤餅去看小說,覺得自己真是全天下最享受的人。
一時之間忘了什麼考生什麼愛情什麼回憶,
就只是覺得潤餅很好吃,小說不錯看,燈光美氣氛佳,一切自然得可怕。
想到明天就要回到考生身份,倒也沒有什麼星期天症候群,
反正這一切總會過去,如同這個週期也會過去一樣。

我知道自己不是在想它,雖然很可怕的有夢到它,可是不是在想它。
總歸一句,四月是個可怕的月份。
總覺得我們一起度過了很多歲月,那些是多麼的不顧明天,
「如果對於明天沒有要求,牽牽手就像旅遊」
那段日子,不就是如此嗎?
有時會很可惜當時沒有多做些什麼,沒有更加地在一起,
可是現在回想,那些都已經夠好。

不知不覺又煽情了起來,乾脆以後這一週都訂為「煽情週」好了XD
沒辦法,不管我是回味懷念還是冷淡,
這一天我都很難忘記。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