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西鬨現在真是快得跟豬一樣,所以就算我再累,死也要打一下報台。
今天去幫哥哥搬家,因為哥哥大學畢業了。
哥哥在嘉義讀書,所以我們全家一早殺下去嘉義某C大,
哥哥去參加畢業典禮,其餘老弱殘兵就來打包行李。
本來我是沒有要去的,媽媽也說我不需要去……
但我就是那麼多嘴,如果我在出發前一晚不要問說:「需不需要我去?」
的話,一切就沒事了,我現在會睡得很死很舒服。
我幹嘛放著清福不坐享,偏偏要自己惹麻煩啊?
好啦,搬家是很累,但是更累的是得一直聽我爸在那邊自作聰明。
我承認我爸很聰明,可是他只認為「自己聰明」,
我們其他三隻全都是笨蛋,所以全都得聽他的。
然後因為今天的主角是我哥(不論畢業典禮還是搬家),
他更不高興,幾乎是一到我哥房間就開始生氣了。
其實我並不怕我爸,我是我們家裡跟他頂嘴仍可以全身而退的人。
我心理上不怕他,經濟上我也不怕。
但是我今天才發現,我做不到,我不能跟他頂嘴。
不是因為我要去補習班需要他資助,而是,那會傷害他。
我不能傷害他。
所以我把氣憋在心裡也是很累。
事實上今天我們四個人,除了我媽以外都很生氣。
這不是說我爸的矛頭沒有指向我媽,我爸是一直在對我媽生氣的。
不過我媽~唉~學教育諮商的,又學心理輔導,
他不能即時釐清並放開自己的情緒,還能教人嗎?
我覺得要團體合作時,只要有一個人生氣,整個氣氛也都會很差。
只是生氣倒還好,偏偏我爸就是罵這個人罵那個人的。
(不過他對我不會生氣,因為我不會說什麼惹他生氣的話)

反正~我真的累趴了,所以沒辦法回留言。
我現在只想躺在床上,看我的因動漫畫而偉大。
就連阿太的性感圖也沒辦法拯救我了XDDDDD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