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包當然不重,因為今天翹了六堂課。我想不起來我已經多久沒碰朱廣興那本語法課本了,國文課本至少今天早上還有碰過,現在要我指出語法課本我還真的認不出來,大概還會把林錦川的拿出來也說不定,縱使我根本連一堂課也沒去旁聽過,可是至少那本比較輕。昨天跟平欣聊天,我還差點說不出朱廣興的名字,可見我真的太久沒見他老人家了。

其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從禮拜一的第一節就開始翹課,我七點十分起床的,賣麵線的可以證實我七點半是有去買早餐的!但為什麼不上課呢?因為我從起床那一刻頭就在暈……當然並不是眩暈,但就像一直在輕微的貧血狀態一般,看什麼都是有一點在動在動的,明明東西都沒動,我也沒動,卻有種突然能感受到地球在緩慢自轉的感覺。另外還有一點就是,平常吃的五穀飯糰那一攤今天沒來,所以我才將就了麵線,心情不爽,就不想看到登山伯的臉了。(牽強我知道,反正什麼也都可以成為理由)至於資概我是不想翹,可是也沒有想去,反正我還沒有沒去過,允許三堂翹課這是一定要全部用完的啦!

但在房間也不算都閒著喔,至少我有試著整理了下單字,雖然真是難整理到一個境界,我單字很多,但很難確切的分成一類一類。比如說狗啊貓啊牛啊馬啊這些一百個人來看都會把牠們分成動物類,這沒有問題。可是比如說後補球員、逆轉、工程這種字,我實在想不出什麼類可以把它們歸進去。總之真是有夠難的,沒志氣的我還是決定一點一點努力,這是一個大規模的工程啊~接著當然就是拼拼圖囉(還敢講),我的進度算是不錯,應該拼了八百片有了,希望在學期結束前能夠拼完。說到學期結束,事實上我已經在日記上算過還剩多少天就可以暫時跟東吳說掰掰,扣掉所有週休二日和元旦聖誕夜聖誕節,我只要再在東吳待32天就可以解放了!(事實上有兩個禮拜六被拿來考試,不過考試對我來說是遠遠勝過上課好幾百倍的好東西,所以其實期末考週我就已經可以不用算了)祈禱接下來的日子可以比較好過也過得比較快,當然也祈禱它能順利被減兵役,不然我們就沒有什麼寒假可言了,更別談要出國旅行啦~

美嬅的課我當然有去上囉,但她真是囉嗦到極點,只不過去監考日檢,就這樣講了半個多小時應考時應該注意什麼,好像我們都沒考過大考一樣,考場規則會有什麼差別?還不就那些,講這種東西不是廢話是什麼?相較之下晚上劉怡伶老師講的就完全不同了!其實劉老師頭腦很清楚啊,她說想精進日文最好的辦法是就職而非考研究所,研究所是做研究的地方,不是讓你練習日文的地方。她說的很對啊~不然研究所為什麼不叫什麼"學"呢?因為那是做研究的地方……(小姐,重複了)我覺得這才是我們應該知道的情報,當然她還說了別的關於日文的事,我真的都滿認同,她說的話跟美嬅說的,差很多。她的態度和美嬅的態度,也差很多。不過我也會想,是否是因為我對美嬅有偏見,所以才不認為她說的重要呢?所以才全盤否定她,但事實上我好像沒有一點本錢可以去否定她。

中餐已經吃了巧克力鬆餅,晚餐又禁不住誘惑再吃一塊。在餐廳偶遇MOMO和阿龍,就四個人(+家甄)一起吃飯。我發現我真的應該把自己的生平打出來印發給同學們,這樣就不用這個人問我跟他講,另一個人問我又得再講一次,實在是太麻煩了~是說MOMO和阿龍真的超可愛的耶,跟他們聊天好開心,說真的會有點想加入他們那一團(其實也有點想入詩敏她們那團XD),不過這樣就不像我了,除了強迫入團的老人團之外,鄭芸是不會入任何團的!是說阿龍和花生想找我玩可以來啊~不用猜拳猜得沒有結果嘛,我隨時都很歡迎大家找我講話。(被它看到一定又要拿「親切的鄭芸」來嘲笑我了= =)

喔對了,今天其實有一件超特別的事情,就是,之前電腦重灌嘛,所有我寫的斷頭小說都不見了,今天鼓起勇氣重新開寫藍色大海,一時興起決定用日文來寫,我只能說真的受限很多,一堆單字要用時想不起來,目前只寫了兩頁,才一千多字,但這簡直是要我的命,看來這次會比上次更快斷頭了囧。

上初日時哥有跑進來,明明自己就在上國文,竟然還趁下課跑來串門子,太可愛了~我最近真的太少上大家一起上的課了,有一些人就很難見到,所以其實他突然跑來我也滿開心的。

明天就要歷史報告綵排啦,先睡了才有精神~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