禮拜六回去學校,禮拜天回家。
禮拜五晚上因為擔心豐客的事情,我根本睡不著,所以就熬夜了。
並沒有非常非常累,畢竟夜貓也是當了不短的時間。
只是這三天(包括禮拜五)加起來只睡了八個小時左右,還真的有點累。
我想,我們真的都累了。

這次回學校,有很深的違和感。
我們像個觀光客一樣,只是到一所學校參觀,順便參加他們的活動。
但實際上,我們明明是校友,明明那裡也曾經是我們快樂的源頭。
環境並沒有變,是人變了。
光美要出國、小郭畢業了,學校已經幾乎沒有我熟識的學生了。
而離開的我們也變了,開始比在學校時更加惦念著學校。
可是這無聊的惦念只會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落。
我們必須面對事實,那裡已經沒有我們的居所了。
本來要跟三米阿慌兒子睡曹哥那邊,但我沒辦法忍受兒子的打呼,只好另尋就寢位置。
先去小郭房間,看來不錯,但床上只有兩個枕頭,沒被子來的……
再去光美房間,也不錯,但心裡還是想要去練團室唱一下歌,於是就去了。
去是去了,但麥克風被肢體課的人拿走了……
好吧那去看一下排戲好了,結果又看到快睡著,所以就回光美房間睡。
到早上七點被熱醒,下去吃個早餐,八點又跑去練團室睡覺。
(因為那裡有冷氣~我是怕熱的都市人= =)
睡了一個半小時,睡到我都快感冒了。這就是我們該看的事實啊。
男生宿舍?沒得投宿。女生宿舍?光美一走也沒人可收留我。
我已經看清了,學校對我來說,只能是快樂的回憶罷了。

七月八號會開第一次校友大會,我不打算去。
坦白說我就是死心了,沒辦法像三米那樣有熱情想改變學校的一些做法。
我大概不會再回去參加任何活動了。
雖說我看起來是最不在乎的人,但其實我也希望,
曾經我那麼熟悉的學校,能夠回來,不要讓我面對現在的學校無話可說。
現在學校學生也有自己的一套,我不認為那是不好的,只是我無法參與。
學校雖然教我們自由,給我們許多空間發展,
但從頭到尾,我都不認為學校有教我們何謂「尊重」。
太誇張化的自由,變成大家想搞破壞就搞破壞,想怎樣就怎樣。
這也是為什麼校友會受到很多不公平的對待吧?
因為連老師也不認為需要尊重我們。

從不知道回學校竟會讓我覺得無聊,我跟兒子在練團室發呆了一個半小時!
還很愚蠢的討論要不要當天就回去台北。(我們四個小時前才剛到啊!)
對學校的鄉愁已沒有可以發洩的場所,
這份鄉愁該往哪去才好?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