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假了兩天回來,早上起床收到的第一個訊息就是拔可能要請假,因為昨晚跑急診,半夜三點半才終於安頓好睡覺。啊,看來今天要忙慘了,心裡即使這麼小擔憂著,手裡打的仍是「你就請假吧,我會值班」。也許我的能力真的不該浪費在這裡、生命不該揮霍在這裡,但這是現在唯一能做的事。我不是長大了嗎?再難撐的日子也該牙一咬挺過去,像條漢子。

想起兩年前的此刻,那時候我還沒有如此智慧的手機,用簡訊跟拔聊著,非常生疏地請貧血就醫的他再多休養一天。什麼都不會的我,叫人請假倒是頗爽快,又不會值班,准啥屁假啊哈哈哈?拔也就真的沒來,我一整天板著臉剉滴蛋值班,最後也是沒事落幕。

今天雖然忙死,結山本先生的帳竟還不小心刷成台幣,UPS一間也沒成功,至少沒少錢、事情都做完⋯⋯不對,彎哈點數忘記登記了!!

算了,反正那本來就是拔的工作⋯⋯嘿嘿嘿⋯⋯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