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好意思,請問一下現在幾點?」

「對不起,我沒有戴手錶。」

「沒關係,謝謝。」


你的球鞋,踏著綠色的籃球場飛馳著。

那麼輕盈的一雙腿,有時加速有時跳躍,只是從沒有一次為了我而來。

那次對話之後,還是在球場看到你,但你再也沒跟我講話。

我刻意戴了手錶,卻很窘迫的發現,你也戴了,所以你不會來問我時間。

昨天我很晚才去球場,看見你還在,不知道為什麼,

好像有個小工人開始敲打我的心扉。

可是我總是看不清楚你的面容。

印象中你的眼睛有些細長,轉身投籃的姿勢很柔軟,

……看來我要戴的不是手錶,是眼鏡。

可能有些不公平?只有我注意你,沒有你注意我。

但如果我一直待在球場邊,你總有一天會注意我吧?

嗯?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