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直忘東忘西的。

家裡電腦重灌了嘛,所以所有音樂都沒了,我卯起來把手上有的aiko全燒進電腦裡,啊~每一首都超好聽的!可是就在我回家前,趕著把那八十幾首附檔到咩羊兩千時,社區網路卻突然給我斷,我還為此重開機一次,當然是沒效了,好想小電裡也是滿滿的aiko啊……>"< 是說小電裡只有兩首小風的歌,美麗和空降白星,我真的滿常忘記自己曾經喜歡過這些歌,本來回家時想來看一下零五年阿給哈,卻覺得這樣太浪費時間了…… 也許大家沒怎麼注意,甚至根本沒點進去過,不過我是有偷偷在搬舊文的,用比蝸牛烏龜鱉還緩慢的速度一次十五篇左右這樣。只是文還沒搬完,我卻開始回味起那段時光了。就是猶豫要不要進補習班到進補習班一個月後左右,這段時間的文,我特別喜歡,也不知道為什麼,很喜歡那時候的自己,寫一些有的沒的的東西,自己感覺很有道理,去保護一件誰也看不到的東西,莫名其妙堅持著。

上面這張官方照,也是被我遺忘的事物的其中之一。在電腦重灌前,我就已經把跟小風有關的圖、影片和幾乎所有音樂都刪掉了,重灌後更不用說,渣也沒留。不過當然報台還有一些圖,幾乎都是我最愛的,只是我也不知道哪張放在哪篇文裡。今天資概上機,教我們用圖片做一些簡單的東西(其實上半天根本不知道老師在講什麼),我就到信箱裡找當初寄給y2的圖,當然我根本不記得裡面有什麼,點進去,我最愛的那幾張全跑出來了,就是阿給哈那時的,還有幾張金髮,再來就這張……

究竟我是在懷念誰呢?也許不是懷念慶太,而是懷念當時那種熱情,盲目是盲目,但有什麼關係?沒傷天沒害理的,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記得自己說過,這不是誰丟臉的問題,現在我百分之百還是會說三隻棒得不得了,只是這就是我當時的世界,現實裡的朋友進不來。嗯,當時覺得我們很不相同,走上不同的路,事實上現在也一樣吧。那時候兒子還嗆了我一句「主體意識被媒體綁架」之類的話,當時怒啊~哈哈!如果我們都是旁觀者,當然可以冷冷的,可以說自己不知道對方在熱什麼。就像現在我也不再介意這句話,因為我已經出來了。

想起因為電腦重灌,過去三年來,或許每個夜晚,我一點一滴累積下來幾萬字的文都不見了,除了心痛真的沒其他感覺。夜晚一直都讓我覺得最貼近自己的內心,那些在那時那刻下產生出的文字,就這樣離我而去,要我怎麼不失落。可是有點糟糕的是,好像就連失落心痛這些感覺,我也記不太清楚了,總沒有個時間好好回憶一下過去。

我好想回家。好想回全人,這季節應該是我在小瓦屋旁躺著遛狗的時期,是我最喜歡的三個月。我想去關渡喝下午茶。雖然兩次都是和國威去的,可是我還是想去,那裡好悠閒,還有白沙灣,想去一堆現在的我不能去的地方。我想翹課,今天是打算翹課沒錯,可是因為報告和辯論都得查資料,所以下午茶泡湯了,應該是得待在圖書館當書呆。或許你會說我只是想逃避,只是想發呆想悠閒,想當作沒上過大學。沒錯,當我發現我不再屬於我自己時,真的很想去做一些最令我熟悉的事情,無病呻吟也是其中之一。

我想回去,wherever.

只是我真的很健忘。它說今天是小弟生日,我說你弟跟吳昱萱同一天喔!然後它很囧的說,吳昱萱是么么兩四吧,到底他是誰的朋友啊?忘記自己已經一堆書等著看了,回家還拼命帶書來。常不記得功課是什麼。

只是我也真的不怎麼健忘。聽到某些歌還是想起某個人,無奈不用我多說。歷史老師已經講三次相同的東西,所以我光明正大跟丁丁玩一百格賓果,而且還非常快就贏了。記得要擦地,今天終於擦了。記得要換褲子,但還是硬要同件牛仔褲撐完明天再洗。

忘記和記得之間沒有一絲脈絡可循。(嗯,這篇網誌也毫無脈絡可循哪!)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