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莫名其妙。我為什麼這麼早就起床?
跟我預想的不一樣,不是因為經痛,應該說跟我預想的完全沒關係。
---我是打噴嚏打醒的!!
這什麼鬼啊!有這樣的嗎!?
在我清醒的時候至少打了六、七個噴嚏吧,半夢半醒時不知道打了多少個。
右鼻孔已經都是鼻涕了,左鼻孔鼻塞所以沒事。
這是我感冒的特別徵兆,但我只是吹電風扇睡覺啊!
我實在搞不懂這十幾個噴嚏到底是打哪來的,又為何而來……
反正……我也只能起床啦,然後在大經痛之間趕快多喝幾杯薑湯再說。

不過啊……沒睡飽還是讓我有點想吐。
尤其昨天睡前吃了兩顆芝麻包子,肚子脹脹的……
我已經四天沒寫日記了吧,感覺就很不想寫。
其實回學校對我來說影響滿大的,我不知道學校改變了那麼多。
最後一次回去是校友會,再之前是吳昱萱還在的時候。
那時候不覺得學校變了,因為至少我還可以去擠他房間地板。
現在都只能仰賴香菇家,如果香菇沒回去,就幾乎沒地方睡。
改變太大了,真的讓我很難過。
交換日記畢竟也是從學校延伸出來的記憶,我不知道何時我才會想繼續動筆?

沒想到我說晚點來寫,就真的這麼晚……(汗)
是說我今天經期第一天,整個人虛到一個不行。
我從來沒這麼虛過。不是痛,是虛。
怎麼個虛法呢?
看看我今天睡了多久、多少次就知道了。
昨天半夜一點睡下去,七點噴嚏打醒;
九點又睡到中午十二點十五分;
吃個芝麻包,躺在床上看哈波,快三點又睡到四點;
四點半出門去買卡片,六點回到家又倒在床上睡到八點。
這樣是多久我算算……十二個小時多!!
不斷被切割的睡眠,睡夢中子宮排血的酸痛……
我跟高興我並沒有特別經痛,只是酸而已,但這個虛……難道我身體又變差了嗎?
而且出門買卡片時差點回不來,就因為這個虛!
我整個肚子沒力,想吐,但是沒人看得出來我正在「缺血」。
我騎騎停停,每次看到前面紅綠燈,就要停在旁邊人行道蹲下來休息。
我真的超怕自己回不了家,還一度想說要不要叫我媽來載我。
也好幾次快在騎車時吐出來,真的痛苦得要命。
我還沒有這樣經痛過,再怎麼樣也只是躺在床上呻吟罷了。
我寧可呻吟也不要接近上吐下洩的感覺。
唉……反正今天很悲慘。
做什麼都沒有集中力,只要一躺下就想睡,一站起來就想吐。
不過我很快就沒事的,明天就不要緊了吧(虛弱的笑)。

不只一次覺得身為女人很不方便。
想想,男生雖然有兵役問題,但現在我國也漸漸不需要招募小兵啦~
當兵時間越來越短,可是女人的不方便卻是一生(至少三十五年到四十年吧)。
覺得好累,也許這也是我不喜歡自己身體的緣故。
可是我只能承認我就是個女的,每月就是有那麼一經。
對了,我現在包著尿布喔~但我沒有尿失禁啦!>”<
因為第一天流量都會特別多吧?睡覺時大家一定都很擔心側漏或是後漏~
所以啊,買大人的尿布來包就沒事了!真的超管用!
因為尿布比衛生棉厲害多了~
我的流量本來就不多,但第一天仍會因為擔心而睡得不安穩,所以都包第一天。
想試試看的朋友可以買來穿穿看,真的很好用喔!超放心~
不過千萬不要買包大人的!這種是用貼的很不方便。
要買那種像小短褲一樣的,腰部有鬆緊帶,可以直接穿上直接脫下。
那種真的很棒!而且又透氣,不用擔心小屁屁濕疹喔!XDDDD

差點忘記說了,九點睡到十二點多那段,我做了超可怕的夢!
我們班竟然在玩生存遊戲!!!
應該說,那個學校很可怕,每個班級的導師都是學生不乖就讓他見血。
我們班的導師也很變態,應該說那整個學校都是這樣。
想反抗的只有我們這班,其他人都是乖乖牌。
所以我們就想威脅老師,叫他放我們出校園,我們要坐車回家。
我還把老師倒吊起來說……在逃跑的過程中,有一兩個同學被殺了。
整個就很可怕,明明是校園,但卻有一大堆大人在監視學生。
我們逃出去之後,好像是在新竹吧。
本來以為我們上了火車就得救了,可是最後我們還是沒成功逃走。
因為校園外面也都是監視我們的大人,反正超可怕的~~>”<
這個夢讓我二度驚醒,但我竟然都繼續睡,真是少根筋!
殺人為什麼那麼可怕呢?也許是因為那太容易了吧。
夢中我們班有個同學說,要我把導師放下來,不然他就要殺某某同學。
我討厭他要殺的那個同學,也覺得這樣代價太大,所以就說不要。
結果他就在我面前把那同學殺了……
對凡人來說,要動手去殺一個人真的很困難,即使是自己最討厭的人。
但有心人就不一樣了,對他們而言那就跟走路沒什麼兩樣。
不需要人教,十分自然,拿刀捅下去還是扳機扣下去都是一樣的。

好啦……我說了好恐怖的事喔,大家當沒看到吧。(欠揍)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