請你告訴我,為什麼我無法堅持下去?




下午為了找活頁紙,在媽媽那邊翻呀翻,
除了活頁紙,還找到了幾個活頁紙專用的file夾。
人類真的是很聰明耶,等我把筆記重新謄過以後,就可以一本走天下了!
那幾個夾子裡,有一個是媽媽來學校教中文時寫的學生觀察記錄,
我就趕快找有沒有我,當然是有啦!
上面記的多半是課堂上我的表現,不過也有寫一點其他的:
「和謝宗霖交往後人際開始退縮,到紀穎走,高一上更是全面退。」
我很驚訝,其實我自己是完全不知道的,關於自己究竟何時開始變得這麼自閉這件事。

回想以前,很久很久的以前,我好像就是很難融入人群。
還沒進種籽前,我覺得不對的事情我就一定要反對,可是又害怕權威。
之後進種籽,我一個人晃的時間漸漸多了,
雖然大多數時間還是和姊妹們在一起,可是我好像……就是存在於自己的世界裡一般。
進全人後因為很會打牌,所以馬上就跟女生混熟了,到六年級……
我想起來了!
不只因為漸漸長大,有兩件最關鍵的事情--
蕭仔對我的告白,還有大呆開始拒絕和我往來。
一個是我拒絕別人、一個是別人拒絕我,都是用沈默。
說真的,我很害怕受傷,很不喜歡拒絕或被拒絕,
所以自閉漸漸成為我保護自己的方式吧?
將所有人一點一點往外推,推到心牆得很外面很外面,只有孤單才不可怕。
我總認為只有自己能保護自己,但這套「防護措施」,也許並沒有保護到我也說不定。

昨天和兒子聊到天,我發現我在不知不覺中,
已經把好多人都推得遠遠的、看不見了。
我知道是我的問題,沒有任何人有錯,而我會持續這樣是因為一個太難割捨的東西。
就是對你的感情,慶太。
可不可以告訴我,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堅持不想你?
如果抽掉了你,我不知道,我的世界究竟還剩下什麼?
昨天打了一篇文,又刪掉,今天下午打了篇大布丁,也是刪掉了,
把你抽離,我突然沒有任何話好說。
好像只有繼續喜歡你,我才會更自由,現在我整個人根本越來越空。
也許空到最後,我可以度過這段時期,變成一個不需要你的我。
但也可能我永遠都度不過--
因為我滿腦子都是你。
以前我不是常說順著自己的感情去做嗎?
究竟是我的腦子對,還是我的心才對?

我認為再不忘了你,後果會很慘;我感覺若忘了你,也等於整個人被掏空。

不放過我的不是你,是我,我知道,這份感情太難割捨。

最終,我還是無法將你刪除。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