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明顯的,沒有必要因為誰說什麼就那樣去做。
這大概是我這禮拜最大的收穫?從房O和策X那裡聽到八卦……也不算是八卦,人跟人之間就是會發生這些有的沒的,這些東西大概等到我們中年發福都還會一直出現。我只是很訝異房O竟然不會因為這種事情受到影響,濫好人果然是不一樣。(啊,不小心發卡了XD)

有時候我也會想,在班上我究竟存在於哪個位置?總是要一個人靜下來時,將那天發生的事情,一幕幕在腦海裡重播,才發現,自己對同學,和自己對朋友,態度果然是天差地之遠。那天去北藝大阿慌房間,看到聽到她和亮丸的相處,我也覺得就是有那麼點不一樣。是講話方式嗎?還是內容?我就是覺得自己有點憋憋的。好像,不是什麼事情都說得出口,甚至能說出口的只有那麼一點點。也不是跟大家tone不合,就是……

好像別人很熱可是我很冷,但又很想去貼人家熱臉,人家也沒有不讓我貼,但我自己碰到太熱又覺得很奇怪,所以就開始反省自己為什麼這麼冷,可是我又不知道要怎麼變熱,那好像也不是可以說變就變,該不會是貼久了就會變了吧。

說是這麼說,其實我也沒有煩惱太多什麼,頂多是妄想太多而已。

只是最近怎麼好像不約而同,身邊某幾位都有人際上的問題,才讓我開始想自己在班上到底算什麼?我想應該是有我沒我都沒差吧。如果我可以是旁觀者,大概也會覺得「鄭芸?在不在還不都一樣」,班上畢竟是有一大群中心人物,我像是跑龍套的這裡混混那裡逛逛,不太有機率定下來。反正怎麼樣我就是不知道要怎樣縮短跟同學的距離,或是我也想問:為什麼你們那麼要好?而到底大學的友情跟高中國中國小有什麼不同?

套一句杜雲天的話:「(瞇眼)很神秘……」

我在交朋友這方面真的像個白癡,沒有天分,八成會白癡到嚇到人……喔,回到主題句。(我完全忘了一開始在講什麼囧)阿算了,多說無益,反正也不是我能解決的什麼問題,當事人也不覺得是問題了,我在這邊敲鑼打鼓幹什麼啊~應該敲鑼打鼓的是,今天日文系排要比賽啊~我會乖乖待在家裡寫英文作業和謄日文單字,並且默默在心裡為大家加油打氣的……(其實應該不需要,我們系排很強的樣子= =)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