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了一個好可怕的夢!
夢中主角是老頭與我,阿閃是配角。

其實詳細內容我不太記得,總之好像是我原本和阿閃在一起
可是因為某些原因(我想應該是最近他搞失蹤的緣故)我又決定要回到老頭身邊
老頭沒什麼變,就跟以前一樣,所以就欣然接受了,但看得出來他很不安,覺得我會不會又跑走
我本來信誓旦旦要拋下阿閃了,畢竟他又任性又機車又白目又可惡,還是老頭比較好
可是在跟老頭相處三天後,冷靜下來,我明白了我非阿閃不可,阿閃也非我不可
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跟老頭開口,因為我不想再一次傷害他
然後就在這樣的關鍵磨門特!
我們去還書,那小姐開始跟我機掰我把書後面的借書卡弄丟了(都民國幾年了根本沒人在用那個了啊!) 
之後夢就醒了(喂)
阿閃從頭到尾都沒現身,這樣也可以算配角

不知道,其實也沒什麼可怕的,可是我就覺得好可怕
我想我很怕以前的自己,還有跟老頭的那段回憶,真恨不得可以把以前的我抹去
最近一次跟阿閃的大吵,讓我發現我變得跟以前一樣
腦內只有兩種機制:傷害與被傷害
選擇被傷害的話,我會很痛苦,就像從五月開始的我,好像付出很多,卻得不到回報
選擇傷害的話,我知道那很不應該,那就是我對老頭做過的事,冷漠無情,沒有好臉色
因為對阿閃的不合理要求及害怕被傷害的心理之下,我竟然選擇了傷害
當面對阿閃時,自己都感覺得到那嘴臉有多惹人厭,誰會喜歡,可是我只會這樣保護自己

昨天在PTT寫了篇文章,整理一下最近這一個禮拜的思緒,覺得還算豁然開朗
雖然我很難習慣現在這樣幾乎不聯絡(一半是因為他去打工了,一半是其實他本來就這樣)
但我想試著去配合他的步調,試著放下那些我太過在意到超乎常理的東西
不要再去比較誰付出比較多,誰因為遠距離比較痛苦,誰喜歡誰比較多
就只是去相信我該相信的
跳離傷害與被傷害的選擇,只是相信對方也有同樣的心情

這樣就夠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