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潛艇堡還真好吃,又健康。」
「我就說吧。」
「哇,連老外都來!」
「這本來就是他們愛吃的東西嘛。」
「也是……等等、周胖子?這裡怎麼會有周胖子?」
「誰?誰那麼胖?不過你怎麼知道人家姓周?」
「不是,是那家周胖子水餃店!」
「我看不到……周胖子水餃店又怎麼了?」
「我跟你爸第一次吃飯就是在周胖子水餃店啊!太神奇了,竟然會再次遇見周胖子。」
「哦--」
「那時候大家一起出去,說好要吃飯,沒想到才一回頭人都不見了,只剩我跟你爸。」
「然後呢?」
「我覺得奇怪啊。然後他說就去周胖子吃吧,我也不疑有他就跟去了。」
「……」
「想想真怪,為什麼那時候大家都不見了呢?」
「你別太蠢罷!這怎麼看都是給你們製造機會!」
「?」
「人好端端的怎麼可能突然就不見呢,當然是先跑走了嘛。」
「--!!原來是這樣!我就奇怪為什麼三毛也不見了,明明我們是一夥的啊。」
「拜託,朋友就是這時候要背叛的啊,這是善意的背叛。」
「原來如此……我想了三十年都沒有頭緒為什麼那天大家都不見了只剩我跟你爸!」
「……那三十年來的懸案是我破解了?」
「沒錯,但是別跟我要偵探費。」
「你知道嗎,這招其實很好用。如果是聰明的女生,要不她對那男生有意便會順從這個情況,要不她不喜歡那男生就會說要回頭去找朋友們,這是個很棒的試探方法。」
「這一定是你爸設計的。後來他就開始約我出去了。」
「是囉,就是這樣。」
……

以上,是我今天跟媽媽在SUBWAY用餐時的對話。
我還真的是破解了他三十年來的疑惑,
不知道是周胖子的功勞還是我的功勞?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