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說看完男女糾察隊,本來應該乖乖回到電腦前,把還沒key in的哈波七單字趕快弄一弄,然後滾去睡覺,明天才不會像我媽說的一樣,「一起床就要去參加北區歡迎會。」(歡迎會是下午一點半開始= =),可是可是~~我竟然碰到可怕的阿Q猜謎王新春特別節目!應該不用問我為什麼現在正是暑假卻播「新春」特別節目吧?因為我們不是在日本啊~(攤手) 本來我對阿Q沒什麼興趣的,不過這次特別節目看起來真的還挺不錯!所以我就看下去了……這一看下去不得了!本來我以為會分兩次播出,因為男女糾察隊的特別節目(三小時)就是分三個禮拜播,但沒想到JET竟然一次把兩小時播完!而我想看的部分正好是比較後面的囧  是說日本人英文真的不夠好耶,怎麼連一星期的英文都拼不出來啊XDDDD  還有他們漢字真的該重新練一下了,可惜我不是當老師的料,不然真想來想個教材教日本人怎麼不懼怕漢字!

看完阿Q已經一點,在之前廣告時我就已經開始振筆疾書寫日記了。這是因為哈波七讓我根本沒辦法做別的事情,一天拼死拼活也只能看兩章(而且到目前為止只有一天做到= =),所以荒廢了交換日記很久,對小方不太好意思,這是我們共同的功課呀!所以趕快趁現在寫一寫,哪裡知道一寫昨天看的電影「衝擊效應」就寫了四十分鐘~虧我昨天還一點就睡覺,努力想改變作息,看來好像又白費了囧  btw,我覺得衝擊效應真的不錯看,裡面有很多值得深思的問題,雖然我認為它並沒有告訴我們要怎麼去解決,不過會是一個討論。

說到這個,因為哈波纏身,我都還沒提哥哥之前借我看的漫畫「聖堂教父」呢!最後收尾得太過草率,但整個是不錯的構想。大綱是在二戰後幾年從柬埔寨難民營逃回日本的兩個小男孩,看到日本是他們無法想像的繁華、安逸,但路人臉上的表情卻完全沒有夢想,對這樣的生活感到理所當然,他們決定要改造日本,一個當全日本的黑道大哥,在暗中扶持另一個當上日本首相,領導白道黑道,走向他們心中所想的「聖堂」。只是後來牽扯太多,當看到香港的黑道也捲進來時,我就覺得「完了,這很難解決」,尤其政治並不是那麼好描寫的東西,最後伊佐岡的倒戈讓我覺得莫名其妙,不過其中一個男孩淺見已經因為枯葉病而死了,故事也在這裡結束。整個故事我在這裡說不完呀,想看的人就去看吧!我覺得這就是我喜歡漫畫的地方。當然我也會看一些娛樂性質的漫畫,但它並非像許多人想的那樣,只有娛樂性,事實上寫實派的漫畫還是能給讀者一些東西去思考。它可能還不一定稱得上是種藝術,但它透過畫面和劇本傳達訊息這項功能,跟電影、小說、戲劇並沒有什麼不同。

嗯……我這樣會不會有些高談闊論啊?XD  夜晚應該談一點輕鬆的事情才是~
好吧,那就來爆一點點哈波雷好了,雖然好像也沒什麼好爆的……







well……之前說到哪啦?反正呢,七個哈利分別往不同的安全場所飛去(騎掃帚或坐騎士墜鬼馬,真哈利和海格一起騎飛天摩托車),到了以後再坐港口鑰回洞穴屋,可是七批人馬分別被好幾個食死人攻擊,穆敵在此掛點,喬治噴掉一隻耳朵,而哈利因為認出一個面具掉了的食死人是史坦‧桑派(騎士公車車掌),認定他是被下咒操縱的,並非真的食死人,所以只對他使出繳械咒(就是「去去,武器走」啦XD),而沒用昏擊咒。這件事使另外的食死人認出他才是真哈利,他們馬上通知佛地魔過來解決哈利,雖然最後因為進入東施家的保護範圍內而逃過一劫,哈利還是因為沒有對史坦使用昏擊咒而被路平譴責。路平認為不管是誰,在那種情況下,都會希望哈利不只是讓史坦的魔杖飛走,任何人都希望他做出攻擊。但哈利反駁若他使用昏擊咒,史坦會摔下掃帚,那等於是他親手殺了他,而他並不會因為史坦阻礙他而殺了他,那是佛老的工作……

之後就比較平順啦,沒什麼雷可爆。哈利榮恩和妙麗計畫在比爾和花兒的婚禮後就離開,去尋找分靈體,並打算從霍格華茲休學。要離開的事被衛斯理太太知道了,所以在婚禮前(哈利十七歲生日的隔天)她極力避免讓他們三個人有機會討論這件事。當然他們還是抓到了時間,並且分別說了他們為這所做的準備。妙麗對格蘭傑夫婦施了忘卻咒(是不是啊?反正是「空空,遺忘」就對了),他們忘了自己有個女兒,並已經實現夢想前往澳洲居住,不用擔心佛老會找到他們來威脅誰。榮恩則是在雙胞胎的協助下把閣樓上那個餓鬼(我忘記怎麼翻了,英文是ghoul)假扮成生病的榮恩,打算他們一離開就叫這傢伙躺在他房間裡,成為他無法回霍格華茲的藉口,也希望這樣能讓佛老知道,榮恩真的在家,並不知道哈利的去向,這樣衛斯理一家才不會受到威脅。除此之外,妙麗也用召喚咒(「速速前+物品或人物名」)從鄧老的辦公室召喚到一些和分靈體及黑魔法的書。書上寫要將自己的靈魂分開是非常痛苦的,但要收回靈魂的碎片更痛苦,而要徹底摧毀分靈體,只有少數的東西才有這能力,其中當然包括蛇妖的牙,好像也有鳳凰的眼淚。是說我覺得這一章的重點在於,媽的榮恩你幹嘛一直去抱妙麗的肩膀啊,這樣很閃喔你,渾小子!

下一章就是哈利生日當天,金妮和他在金妮房間互相親吻(金妮攻哈利受XD),之後榮恩噓了哈利一頓,哈利保證不會再這樣做,榮恩才沒多說。在晚餐開始前,盧夫‧昆爵(現任魔法部長)竟然來到洞穴屋,幸好衛斯理先生先通知了大家,路平和東施才能即時離開。(路平說他們最好不要待在那裡,晚點再跟哈利解釋。)昆爵帶來的是鄧老的遺言和遺物:他留給榮恩那個像打火機的點燈器、給妙麗一本魔法界的兒童讀物"The Tales of Beedle the Bard"、給哈利他在第一場魁地奇球賽中差點吞下的金探子,還有高錐克‧葛來分多的寶劍,但後者卻被魔法部視為富歷史性的藝術品,且並非鄧老的東西,所以不給哈利~XD  鄧老的葬禮已經過了一個月,魔法部扣留了他的遺物30天,為了檢驗是否具有黑魔法成分,這讓三人很不高興,尤其是妙麗,她真的什麼書都看,連法律她都瞭得要死,當昆爵嗆她是不是想到魔法部上班時,妙麗回嘴說他想做「有用的事」,說得真是太棒了!(魔法部真是太腐敗的政府!)據妙麗和昆爵所言,金探子在被放出來之前都不會被碰到,製作者都是戴著手套的,而這是因為金探子會對第一個碰到他的人的肉(flesh)產生記憶效應,所以昆爵懷疑,如果鄧老想藏什麼東西給哈利,那麼用金探子是最好的方法,因為只有哈利才能將它打開。只是昆爵並不知道,哈利並非是「碰」到這個金探子,而是差點「吞」了它,所以用手去碰當然毫無意義,但當後來哈利把它放到嘴裡再拿出來時,上面出現了一行字"I open at the close"……

大概就是這樣,下一章就是婚禮了,到時希望還有新的料可以爆,我現在已經快睡著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