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不是又變回夜貓了?這樣還真有點糟糕。
其實今天很累的(因為我還沒睡下去,所以昨天依舊算是我的今天),
從不知道回學校一趟竟讓我那麼累。
下午兩點起床,頭昏眼花,身體像海綿吸了水,又像肩上壓了鋼筋,
雙眼下方黑色的妝因為這三天的摧殘更濃了些。
所以本來應該要早睡的,而我也的確一整天都累到不想說話。
但我還是找死的把痞子蔡的檞寄生拿起來看了。
我一直沒有把這本書拿起來看第二次,但我忘了為什麼。
也許,是我不想分清楚喜歡跟愛。
也許,是我知道自己根本分不清楚。
也許,是時候該分清楚了。
但就算看完了,我還是沒有答案。

上篇提過我無就寢位置之坎坷,最後終於到光美房間睡覺。
之前光美來家裡住一晚時,我把房間讓給他睡。
他說我們可以一起睡啊,我其實很高興,但我卻說我還沒要睡。
太時常的口是心非,假裝不知道。
這次我本來只是想在他床上睡一下,他排完戲回來我還是打算要走的。
但他還是再開口了,他說我們可以一起睡啊。
也許是睡意侵襲,我也無法再裝酷說沒關係我不該佔用你一半的床,
只是點點頭,閉上眼睛,昏昏睡去,沒了記憶。
會提到光美是因為,這次回學校沒什麼好事,唯一一件就是和光美親近了點。
那感覺很熟悉,卻又那麼遙遠。
我變了,而他也變了嗎?我不知道。
但好不容易又親近了,光美卻要離開這裡。
光美在最後問了我一個問題,讓我完全回答不出來。
以往他所問的,我都會給答案,但這次我完全沒辦法。
他說,他和男朋友分手了,因為男朋友對別的女孩有心動的感覺。
他問,是不是每段愛情都會有這樣的局面?
他又說,男朋友說,對他來說那些女孩是喜歡,但對光美是愛。
他又問,為什麼他可以這樣喜歡複數的人?
他還說,愛只是付出而已,喜歡則不是付出,是會尊重對方、信任對方的。
他說的和他問的,我真的都搞糊塗了。
我必須說,為何我回答不出來,就像我現在寫不出愛情小說一樣。
因為我不再追求什麼愛什麼喜歡了。
也許我是回答得出來的,只是那回答會變得很殘忍。
是的,每段愛情都會有這種局面,不然世界上也不會有離婚和分手了。
是的,人可以喜歡複數的人,因為心能夠平分再平分。
只是,我認為愛是分享。
如果A不想分享你的愛,那你可以笑一笑,去和B分享,沒有眷戀的必要。
這些話我哪說得出來,我可不想造就第二個我。
也許是因為我一直以來都站在提出分手的那方,所以說的話會很冷淡。
但那並不表示我不在乎,不追求愛情。
可是現在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去追求,不只找不到方法,更找不到對象。

回到檞寄生。
這本書試圖分清楚喜歡和愛的差別。
我們應該愛上先出現的人?愛上後出現的人是種罪過?
最後主角終於分清楚,喜歡可以有高低,就算是趨近於愛的喜歡,依舊不是愛。
而愛只有一種,沒有高低之分,就是那麼單純。
說真的我不知道我同不同意這說法,也許用重要和特別來形容會比較恰當。
一直以來我都認為先經過喜歡才會是愛,這本書也給我這樣的感覺。
然而光美所說的愛和喜歡,好像愛是很不值得一提的,他追求的是喜歡。
但我開始認為,也許這兩樣東西根本沒有關連。
覺得重要的東西,不一定特別;覺得特別的東西,不一定重要。
當覺得某樣東西又重要又特別時,也不代表這兩個形容詞有關連。
只是愛和喜歡太過相似,或是,人們使其變得相似,所以難以區分。

人們常問自己的伴侶:為什麼喜歡我?
老實說我以前也問過,因為我不知道自己哪裡好。
但我並不知道,當我能不經大腦思索,只是想說所以說出那句「我喜歡你」時,
愛或是喜歡,根本就沒有理由存在。
就像就算有人問我為什麼喜歡慶太,我也說不出來。
但我可以回答,他是個重要且特別的人。
我不需要知道自己為什麼喜歡他,我在乎的只有心裡的感覺。
也許我們就是會遇見一個讓我們毫不猶豫大聲說出「我愛你」的人。
排除掉所有外在因素內在因素,還能讓我們如此大喊的人。

現在想來,其實我是個很容易就突然消失的人。
離開學校的時候,我只告訴大呆我要離開了。
幾度離開工作室,現在則是真的銷聲匿跡。
在茶坊我也突然不再發言了,就像人間蒸發一樣。
刪除msn space,讓朋友失去和我在網路上的聯繫。
我是個很喜歡驚喜的人,所以也喜歡給人驚喜。
只是除了禮物之外,我給的驚喜通常只有讓人「驚」到沒讓人「喜」到。
但只有我真正知道,我總是突然離開的原因。
因為有些話,我總是說不出口,尤其是離別。

在茶坊看到有人貼慶太的圖片。
雖然那些圖片我都看過,但就是很開心。
慶太,你還是好好的,穩穩的,活在我心中呢。
思念總是無形,所以讓我以為它不存在。
無形無聲無色無味,唯一有的,是思念的感覺。
現在,真的有些想你。
即使那是很不公平的。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