戀愛,就像著了魔一般。


把二十世紀的「從繁榮到蕭條」看完,開心得要命啊~
我花了好久的時間才看完這章呢,誰叫我把二十世紀當床頭書= =
覺得很可惜,二十世紀是這麼精彩,
不止一戰經濟大恐慌二戰冷戰韓戰越戰,不止飛機電車電梯電報廣播電影電腦,
可是課本都沒有把這些之外的東西寫出來,
就算有也只是提一些些,然後我們就得把那些東西記下來= =
雖然考試多半都是考在政治史,可是其他的東西真的有趣多了。
難道有趣的東西就不重要了嗎?

媽媽問我要不要喝酒,我說好,然後我們就在客廳邊喝藥酒邊看外面。
聊著聊著,也不知道為什麼,我們就開始動手清客廳那片大窗戶了。
正確的說,在清的是我,媽媽因為有懼高症,所以去陽台洗紗窗了。
奮鬥很久很久,好不容易大片小片都弄完了,
媽媽紗窗也洗好了,我們就趕快裝紗窗,可是怎麼樣都裝不上去,
研究了很久,我發現是窗框有點歪,所以就拿了工具要調一下,
結果站上椅子沒站好,一滑倒屁股直接坐在椅子上右腳整個踩進水桶裡……
我是覺得我滿好笑的,就真的很剛好啊,
也沒受傷,椅子桶子都沒怎樣,就剛好「歸位」這樣XD
後來當然繼續弄啦,也當然很快就好了,
結果弄好我媽又說連客房的一起弄,因為下禮拜舅舅他們要來住。
……
好吧,所以又到客房努力了一番,連客房浴室也一起刷了。
全部弄完(我媽擦客廳的地板,我擦客房和客房浴室的地板)已經六點半,
我提議說我們去吃鐵板燒來慶祝,我媽也贊成,所以我們就開開心心去吃飯。
昨天下午就這樣,泡水桶了……

其實清窗戶這個家事本來是我爸跟我哥的工作,但他們根本都只做過一次……
我跟媽媽邊清邊聊,他就說他其實很希望假日我們四個人一起做家事,
大家邊做邊聊,很開心,把家裡打掃得乾乾淨淨……
我也很希望,真的。
可是有什麼辦法呢?不是每個人想法都一樣。
我跟媽媽覺得為家裡盡一分力是必要的,大家一起做也可以促進感情,
這也可以是一種家庭教育,只是我們家就沒辦法。
說好聽是可惜,說難聽就是可悲吧。
爸爸每天辛苦賺錢,回家當然想放鬆,假日當然想放鬆;
哥哥久久才回家一次,一次不待超過三天,舞研也不是那麼好混的。
大家都有辛苦的地方,或許也用自己的方式在為這個家盡力,
只是我們好像都沒辦法有交集……
想想是有些難過,不過我又想,
在這個家裡,我最愛的還是媽媽,沒有辦法說我愛爸爸或哥哥,
那他們當然不會想跟我有交集,因為我的態度就是不怎麼想,
所以就變成惡性循環……
唉~~
常覺得這個家只有我跟媽媽兩個人,
爸爸只是我們的「經濟支柱」,哥哥只是「客人」而已。
一個家庭,真的需要很多的愛。

鐵板燒店那時還沒什麼客人,我們被安排坐在帥哥那桌。
鐵板燒帥哥其實也沒有非常帥啦,不過五官端正,而且技術又好XD
其他幾個廚師都走了,只有他一直留在那裡做,可見他是台柱!
我最喜歡坐他那桌了,雖然他也沒給過我什麼額外的服務啦(笑)。
不過吃飯也要賞心悅目啊~
而且我想他應該記得我們,雖然我們很久都沒去了。
記得有一次,我自己去吃,想說客人應該很多要等,所以就帶了本書去看,
入座後我還是繼續看(因為菜還沒炒好),
旁邊的店員就跟鐵板燒帥哥說:「你動作太慢了啦,小姐都在看書了。」
鐵板燒帥哥就說對啊,我實在是很不好意思,趕緊把書闔起來XD

不過帥歸帥,其實我跟對方也沒什麼可能性啊。
不只說鐵板燒帥哥喔,像H13也一樣,或是以前的國威,它……
應該就是,生命層次不同吧。
鐵板燒帥哥,他的生活就是這樣,一整天都在店裡炒炒炒,
下班就回家看電視洗澡睡覺,很普通的生活。
可是我大概沒辦法這樣,只有外在的東西。
這也是為什麼我不斷寫吧,不管寫什麼廢話也好,就是要寫,
不然我會不知道自己飄去哪了,也不知道自己的腦袋在想些什麼。
不過也沒有好或壞,就只是不同而已。
像我跟它的層次其實也不同,只是我以為我們一樣,因為我們在同個環境。
所以……以後我一定切記,不要再找跟我不同層次的人當朋友了~
或至少,要有交集,然後可以慢慢擴展……
像現在啊,在報台交到不同年齡的風飯,我很高興呢:)
除了三隻之外,大家也會互相關心,這樣不是很好嗎?
那就是從交集繼續拓展啊~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