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指考剩下幾天?好像是九天吧,剩下九天可以努力。
每天這樣生活著,不知不覺就走回我原本的模式,懶懶散散的,舒舒服服的。
雖然我不想更新,不想寫網誌,也不想寫交換日記,可是越是這樣越有很多話想說。不過,也不知道對誰說才好。
所以我才選擇發在報台,因為這裡比較不會有人看到。這次我不是想逃,只是覺得,還是比較喜歡報台,縱使速度很慢,但我畢竟也在這裡待了一年多,這裡的改變也算是最少吧,所以在擁有新家之餘,還是偶爾回來我的花園逛逛。
媽媽明天要去天母洗眉,他問我天母東路離麻布近不近,不知道為什麼,我突然好高興好高興。那裡我熟悉,那裡我最近沒有回去,那裡給了我一段瘋狂的日子,我喜歡天母,所以才去那裡打工。我喜歡跨上小綠,快速騎過中山北路的感覺,有一個目的地,而那週遭是我千挑百選才要到的。自己也不懂為什麼突然想起這些,或許這是我緊張的象徵吧。只剩九天了。
七月一日,我會跨上小綠,騎過中山北路,只是目的地是百齡高中。二日三日也都是一樣。
吳昱萱回來了,我想在落點分析後去台中一趟。
說到台中,總是讓我有點緊張。
昨天睡前想起一些很奇怪的回憶,例如在台中看電影、第一次吃SUBWAY、買超好吃的麵包、一個人奉它的命戰戰兢兢騎車去中港路接吳昱辳……想一想我竟然還笑了起來!連自己都嚇了一跳。我把這些當成很美好的回憶,可是仔細回想,究竟是什麼讓我快樂?是因為它在身旁,還是只是那個情境而已?每一次見面之前,我都以為我準備好了,可以和它做朋友,但最後總是敗給女朋友這個頭銜。我到底為什麼一定要自己跟它當朋友然後又被自己打敗呢,實在搞不懂。
我是一直在尋找可能性吧,可是那裡根本什麼也沒有,只有一個張開雙臂等我進它懷裡的人。

愛上蘇打綠。
青峯的歌聲很柔軟,很輕。
青峯的詞很美麗,有些難懂。
青峯的曲很神奇,聽來卻很舒服。
蘇打綠的音樂,突然闖了進來。
我並非沒有音樂會死掉,可是不唱歌我真的活不下去。
在家裡開了場演唱會,唱得滿身是汗(都是aiko的歌害的,太嗨啦),有種「鄭芸,這種時候你到底在幹嘛啊」的想法,卻同時有「其實這一年來你很累對吧」的感覺。
如果可以稍微哭出來就好了。
好幾次想去看星星,想去把小方擄走上陽明山,卻都作罷,因為大家都有自己的生活,大家都有不同的schedule,我們不再一起,不再一樣。
所以我只能聽著蘇打綠的音樂,想著下次去唱歌時,我一定要唱他們的歌。

昨天和媽媽聊了很久,從他們三人小組,聊到以前在學校分房間,聊到我們這群的,聊了小堅。
我說,我覺得小堅要嘛還喜歡我,可是知道我不喜歡他,所以躲我;
要不就是不喜歡我,所以覺得沒有必要跟我當朋友才躲我。
媽媽卻說,他認為小堅應該還喜歡我,只是他自卑,沒有自信,所以不敢找我。
姑且不論後面,我真的認為他喜歡我的機率是微乎其微。試問,從十七歲開始,分開了三年多,這之間碰面的次數不超過十次,我們之間究竟剩下什麼?只剩下回憶吧……

先停在這裡。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