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

終於,剩下你一個人獨唱。這不是當初的我預想到的結果。

太過突如其來的問候不過,你好嗎?

離我們的生日過了整整兩個月的現在,沒有了你的消息很久,所以我不知道你怎麼想。又或許,我只關心我怎麼想,因為這是我唯一關心得到的部分。有個人剛剛說了句中肯的話,我必須承認愛自己這部分我做得最好但太over,你是怎樣呢?不止一次這樣問著你,不止一次這樣渴求著答案,不止一次這樣側耳聆聽,卻始終鴉雀無聲。

看著以前的文章,總覺得自己慢慢走回步,就像沙灘上留下明顯來時的腳印,我再一次踩著腳印倒退著回去來時的地方,人已不是原本的我。曾經喜歡著喜歡著那樣的自己,某人可能會形容那是花癡可是可是、同時也是那樣的喜歡你。因為喜歡你所以喜歡了自己,明白嗎?

嗯,我也不懂。這是怎麼樣一個玄妙。

那時候我說過的一些話,現在看了好像講進我心坎裡,怎麼好像那時的我很懂現在的自己似的,抑或我根本從頭到尾沒變過。

「我在想,以後我也有極大可能談婚外情,做人家的第三者。

這種愛情關係對我很有吸引力,因為我不用犧牲太多,

或該說,打從一開始我就知道必須犧牲多少、犧牲些什麼。

而我最不願放手的自由,在這種愛情裡,卻不會被犧牲掉。

可是這樣不是很奸詐嗎?婚外情是個很狡猾的選擇。

我幻想的是,有天會出現一個能讓我為他犧牲自由的人,和他共度餘生。

但我同時也看不慣這樣的自己。

連自由也能失去,那還有什麼是不能失去的?總有一天會連尊嚴也賠下去。」

這段話究竟是對的嗎?賠了自由總有一天也會賠了尊嚴嗎?我不知道當初怎麼會說這樣的話,自由就這麼被我捧在手心高舉頭頂上,其實我追求的自由也不過是心中全無罣礙罷了,那算什麼崇高的東西。反而現在認為,就算出現一個我願意為他犧牲自由的人,是不是有一天我也覺得犧牲夠了,然後走了。沒有人可以永遠犧牲,永遠包容,你認為呢?

十三萬三千兩百二十五的或然率。我還是記得這個數字,很清晰地。所以我說我很難忘記某些人,包括你。雖然有時候我覺得記憶不只像拼圖一樣混亂,還蒙上一層薄霧,可是總還是會驚訝地發現,有些東西怎麼就一直待在那裡,不動,不變。寫給你的信,都不敢拿出來看,就像日記不敢翻開第一本第一頁一樣,很糗,不敢看那麼單純的自己,因為現在已經染上顏色。

我真的很久沒有好好正眼看過你了,這算不算是一種遺憾。曾經我想變成你會喜歡的那種女孩,舉止端莊、遣詞用字漂亮、個性溫柔顧家,天哪這怎麼可能會是我!?就是請上帝來幫忙,我看祂也會很束手無策吧,簡直是刁難祂老人家。你滿固執的其實,這部分應該是不會改變吧,我也一樣,頭腦不知道在硬個什麼勁,所以當初才莫名地這樣衝動去了。

沒什麼,只是突然念起你,這篇應該放在回首裡的,不過給你的信,還是想放在屬於你的分類裡。

什麼時候我們一起合唱?


R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