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回到了台北。
這幾天其實過得很精彩,大概可以名列我人生中精彩場面前十大?
只是到目前為止,好像沒有哪個精彩場面讓我如此腰酸背痛只想drop dead的。

初次高鐵,車廂裡的設備挺嚇到我的。我以為是像電車那樣,真奇怪怎麼可能會像電車那樣不懂得利用空間啊?不過也不像火車,比較像飛機,一半的飛機。唰一下就到台北了,感覺555花得有點不值得,卻又想到時間就是金錢,坐過高鐵以後,我想自己應該沒那種耐性等復興號慢慢晃了= =

我想,如果社會不再期待一對男女應該是怎樣的形式交往,是不是最終只剩下自己的感覺可靠?沒有人期待一戀愛就定終身,或是男方要比女方高,或是不可以當別人的第三者,是否最後能規範自身的只剩下當下的感覺?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反正傷害有時間能癒合,變成藝術品的我們,也不過是供人欣賞幾道疤痕。

太多事情無法說明白。
是很開心,也難過著,突然發現我並不討厭在文成的日子,沒有人期待我,只有我為自己努力。我喜歡那樣默默的努力,偶爾有點小偷懶,那是一種生活的調劑,很對我的胃。有時我也疑惑,自己究竟想拿日文怎麼樣,我連一本日文小說都看不下去,是有什麼本錢拿它怎麼辦。可是當我深陷這道傷口,發現裡面竟是如此溫暖,血的環繞是一股安慰,所以走著走著我又回到了這條來時路。人是雀躍的。

總是有那麼多事情不知道該怎麼辦。選擇這樣是對的嗎?那樣呢?又有誰能教自己。

怎樣才能長久?我問瀚心,然後發現他的答案相對的是他的問題,我的問題無法得到解答。

不過,暫時不想這些,應該沒有關係吧。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