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從早上開始就很不對勁。


量體溫前,以為自己把體溫計放在枕頭右側,沒想到在左側;洗臉時,突然鼻子裡有什麼流出來的感覺,抱著驚恐的心情一擤出來,是透明的。呼。我身上不需要兩個地方同時流血。不過真正自嗨的原因,其實也沒那麼複雜,就只是背包很輕,作業頗多,決定翹課,所以自嗨。再說精確一點,根本沒有理由,那就像藍天白雲存在一樣,不需要理由,不用解釋。

自嗨到什麼程度呢?在河濱大聲唱歌,好像整片天空底下只剩我一人,突然可以自由遨翔。
所以聽著音樂,跳起舞來了。
一點也不優雅,也不美麗,是很滑稽的,搞笑的,但我樂在其中。
BGM就是現在網誌放的這首,想聽的人請自行按play。
有閒時間的話更可以愛用以下敝人翻譯的不純熟沒校對歌詞。
中日文都有,但有鑑於這裡不會日文的人比較多,就中文擺前面了~

往更深處撫摸 想要讓你感受
想用這把鑰匙 將新的世界撬開

I've got a perfect key 是否能fit
你那向右彎曲的纖細的鑰匙孔呢

就這麼插著 Stay with me
透過鏡子和你四目相接
用著淫亂的姿勢 Say my name
鎖上鑰匙 一起飛向遙遠的彼方

含著它 散發芬芳 讓它滿溢

別那麼快就想要 這裡沒有備用鑰匙
隨著你每次的表情歪斜 不斷膨脹

Do you want a special key? 它聳立著
真想jug你隱藏住的鑰匙孔啊

一開始先讓你焦急1.2.3.
比動物還要露骨的我倆
像在央求似地 Say my name
發出下流的喘息聲吧
就這麼插著 Stay with me
透過鏡子和你四目相接
用著淫亂的姿勢 Say my name
鎖上鑰匙 一起飛向遙遠的彼方

互相纏繞 漸漸癱軟 合而為一

もっと奥まで触れて 君に届けたい
新しい世界こじ開けたい この鍵で

I've got a perfect key 右曲がりの
君の繊細な鍵穴にfitするかな

刺さったまんまで Stay with me
鏡越しに 君と目が合って
淫らなポーズで Say my name
鍵をかけて 遥かかなたへ

含ませて 匂って 滲ませて

そんなすぐに欲しがらないで スペアキーはない
君の顔が歪む度に 膨らんで

Do you want a special key? 聳え立ってる
君が隠してる鍵穴にjugしたいな

初めは焦らして1.2.3.
動物より露骨な僕ら
おねだりするよに Say my name
卑猥なこと声にしてみて
刺さったまんまで Stay with me
鏡越しに 君と目が合って
淫らなポーズで Say my name
鍵をかけて 遥かかなたへ

絡まって 砕けて 溶け合って

嗯啊,就是這樣一首很色的歌,VENUS在這首歌面前根本是小咖。我當然知道歌詞的意思,只是因為這首歌節奏分明,我很喜歡,很適合拿來加搞笑動作在裡面,所以就很蠢地光天化日之下,在河濱邊走邊做些神經病也不屑做的動作。之後手機的音樂又轉到陶喆的夜來香,又是一首節奏清楚合聲我超愛的歌,當然就又搞笑了一下。(好啦笑的只有我,給人看到還得了,我可以不用活了囧)

在自嗨之前,我坐在河水旁吃了五穀飯糰,當下真的有種全世界被我佔有了的感覺。那種自由,沒有未來要管,安靜了,安靜著。我享受著這得來不易的一切,然後最終還是要回到現實裡。

最近在想一篇小說的劇情。會這樣是因為一個夢,讓我聯想到「偷花賊」,本來只是想寫短篇,眼看思緒毫無邊界地擴大領域,大概會是長篇吧,所以暫時不會寫出來,因為寫不出來……是有寫作的預定的,只是大概排在第一百順位之後吧。反正寫作也只是我在自嗨而已。

什麼都只是我在自嗨罷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