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禮拜颱風來,相信大多數人都關在家裡,我也一樣。偶爾從電腦前起身探向窗戶,假關心一下景美溪河水暴漲多少、溪旁的菜園被掩埋多少,然後再悠悠地坐回老位子上,右手撫上可愛的滑鼠,左鍵點下去繼續觀看松田翔太的影片。不要說你覺得神奇,我也感到驚訝!一開始純粹是對這個人很有興趣,長得不能說是頂帥,可是也不難看;髮型不能說是醜,但確實很怪異;最重要的point是,秋山深一他演得出乎我意料的好。所以我展開這個世代的年輕人才有的本事--勾勾纏!看能纏到什麼就纏什麼,畢竟這是個E世代,無遠弗屆的網路應該可以帶我到天涯海角才對。總之,先收集圖片和雜誌採訪再說。我很喜歡看藝人的書面採訪,雖然第一眼看見的是外表、外型,可是再來會讓我決定要不要繼續支持這個人的,就是他怎麼回答記者那些有的沒的、以至於問過上千上百次的問題堆。包括網路上找到的一些雜誌掃瞄,還有手邊僅有的三本雜誌,我只能說,松田翔太這傢伙真的很會回答問題!外表看起來很壞(其實我也滿相信他真的很壞XD),不過對於演戲、角色,天哪他真的很認真!等我有時間,應該會慢慢把那一萬字的採訪稿翻譯出來……當然就不是放在這裡囉~

剛剛說了,網路是無遠弗屆的,相信正在這裡觀賞我這篇廢言的各位一定都感同身受,只是我萬萬想不到,網路竟然還真的帶我到了世界的另一端!那天我找著找著,竟然溜進一個類似youtube的網站,不過它同時也可以下載到你的電腦,當作Internet TV,穩定度我覺得也比youtube好。然後當我按下搜尋shota matsuda的關鍵字後,神奇的事發生了……我竟然搜到陽気なギャングが地球を回す和長い散歩!其他還有不良少年回母校、鹿鳴館等等,幾乎所有他出演的東西都可以在上面找到,我幾乎感動得痛哭流涕,立刻點了陽気なギャングが地球を回す來看,而且幾乎當下就決定那天(禮拜天)要留在家裡,隔天一大早再趕回士林上課,因為我知道自己不看完是不會罷休的。至於我說的無遠弗屆究竟是怎樣一個沒有邊界法……是這樣的,電影有字幕,但是是法文。這是某個在法國的人(不確定國籍是?)他自己做的,網站上也有很多松田翔太的東西,我看了真是傻眼。之後又連到一個國外大家分享松田翔太的資訊的一個平台,突然覺得這小子的fans很國際化,我在google和yahoo搜半天,跳出來的都是他的負面新聞,好不容易找到百度貼吧,沒想到人家國外默默有群支持者在幫他宣傳。

談談電影吧。

回到士林,我惡習依舊,花了兩天的時間把長い散歩看完,心中真的很感動。在圖書館看了開頭15分鐘左右,覺得步調之慢,而且有些我不喜歡的日本人橋段。(比如老人聽到隔壁情侶做愛的聲音之類)翔太在雜誌上說這部電影是他喜歡的日本電影風格,我心裡可是存了一大堆問號哩。可是全片看完後,我也不得不說,這樣的日本電影,也是算在我喜歡的範圍之內。今天又花了一個半小時的時間,把幕後花絮看完,我得承認,好吧,我真的喜歡這部電影。

《長い散歩》所述說的內容是,一個原本在女子高中任教、同時也擔任校長的老男人退休了,他對教育的過度嚴格,以及一心認為出人頭地就是讓家人幸福的方法,以致於當自己的女兒高中時在商店裡行竊,他責怪著自己的妻子,讓她背負了莫大的罪惡感。老人退休的同時,妻子也過世了,女兒此時已經是個社會人士。男人說要把房子留給她住,他就這樣搬到一棟破舊公寓的小房間裡。隔壁住的是一對母女,媽媽是妓女,女兒小幸(サチ)五歲,總是穿著一雙厚紙板做的翅膀,每天被家暴著,也因此對人不信任,只會說些「白癡」「去死」之類的話。某天清晨,那個媽媽的男朋友企圖毛手毛腳,老人救了小幸後,決定一起離開這個一無是處的地方,去看最藍的天空。兩人的目的地是老人的家庭還很和睦時,三人一起去過的某座山。在兩人若有似無的互動之下,小幸漸漸對老人打開心房。旅途中,兩人遇到少年阿涉(ワタル),他聽得懂小幸一些簡單話語背後的真意,這樣的溫暖讓小幸會笑了,會開心了,老人因此十分感謝阿涉,但其實阿涉是為了自殺踏上旅程的。原本他要默默離開,卻讓老人和小幸找到,最後他在兩人面前舉槍自盡,這件事如同過去的記憶一般再度打擊了老人。就在此時,警察們將老人當作誘拐犯展開搜索,即使警察隱隱約約察覺到,小幸的家庭並不正常,她在那個房間裡過的生活並不正常,卻不得不設法逮捕老人,因為這個社會就是如此。當兩人終於到達山頂,老人看著藍天,眼裡滿是回憶哀愁也是解脫,他甚至看著小幸往前跑著跑著飛上了天,以為她是真正的天使,給了他一次寶貴的機會贖罪。

從阿涉自殺那邊我就哭得亂七八糟了,因為我實在不懂為什麼他非死不可。我大致聽得懂的內容是,阿涉是歸國子女,在南美看了很多戰爭,到處都是無辜的人死去,他將自己關在房裡,開始不瞭解為什麼這個世界這樣恐怖、這樣不公平。有些人可以活得很爽很舒服,有些人卻一槍斃命,連遺體都沒人處理。就網站上的內容來看,阿涉似乎是有心臟病,所以早晚都得死……?要完完整整地活下去竟然是這麼困難,人要殺生卻是這麼容易。

最後,究竟是誰被誰救贖了?我們都是在互相救助吧。老人救了小幸,同時也被小幸拯救;小幸被老人拯救,可能有一部份也拯救了阿涉;但即使是這樣,阿涉還是選擇不放過自己,選擇死這條唯一的路。我們總是說「別管人家的閒事」,別人家的事管那麼多,衰到的也是自己,可是如果我們心裡也有渴望別人幫我們一把的那樣脆弱的地方,在出手的同時,不會增添一點點勇氣嗎?

不免要聊一下松田翔太飾演的阿涉這個角色。我現在看電影都會去想:這個角色在電影裡的定位是?那個人又有什麼作用?對於阿涉這個旋風般出現迅雷般離開人世的角色,我接收到的訊息是「選擇」。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自己的煩惱,都活在或輕或重的痛苦之下,對小幸而言是一個破碎、會對她施暴的母親,對老人而言是逼死妻子、女兒指稱他是兇手並和他斷絕往來的沈痛。你可以逃避,可是你不會忘記。阿涉曾經看過的那些慘絕人寰的景象,讓他極端地選擇了死,徹底從這沒有出路的人生中解脫。這只是眾多選擇中的一種,沒有人能說放棄自己的生命是種錯誤,老人選擇將小幸帶出那樣的生活,但最終他們還是得回去的,只是逃離一個月又有什麼用,自首之後老人的監獄生活不也是種酷刑?人生很難圓滿,阿涉原諒不了自己,老人卻渴望被原諒。很難去說好壞,因為也許那都是他們想要的出路。

 

    全站熱搜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