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還真是禁不起比較。


去年的今天我對美嬅不滿,寫下「問題學生」,沒想到也不過一年後,竟然又在同一天對一個老師真的很不爽,想拍桌跟她對槓。為什麼總是在我開始慢慢覺得「東吳也不是那麼差」時,就又會出現某些事證明東吳很差給我看?該不會是我心裡偷偷這麼希望吧……

反正還不就那新英文老師。上她的課我覺得我們像是幼稚園的小乖乖,我們不會回答(其實是不屑回答)的問題,她就告訴我們答案然後叫我們跟著唸一次,我真的深深感到被她這樣玩一年下來,英文沒退步也會被她訓練出台灣腔。

教得不好也就算了,這我可以忍受,相信大家在承受過本元之後也能夠容忍,問題是:拜託可以不要那麼機車嗎?可以不要這樣用英文諷刺人嗎?可以不要為難同一個學生這麼多次嗎?我開始懷疑何謂先入為主的觀念。究竟是一開始我認為她是個不怎麼樣的老師?還是之後我馬上對她改觀,覺得她也沒那麼差?然後現在才確定我最初的那一眼看的是正確無誤的?

想上學期,我們第一次見過Cynthia後,每個人叫苦連天這是一個難熬的學期,對她打分數不滿,傳麥克風不滿,報告不滿,我說我們最終會度過的,回頭時會發現那些不過是piece of cake. 那現在呢?當老師一個比一個差,我們要怎麼尋找自己的平衡,不受任何影響?

當然我還是學到了些什麼。那些什麼讓我這次反彈沒那麼大,情緒不再起伏得那麼激動,只是或許,如果不用在意後果如何、責任何在,我可能還是會往發洩情緒那一面倒去。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