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到朋友的好消息,所以忍不住點進她今年二月那篇網誌,我都忘了那篇網誌裡有提到我,也是因為我問「你的春天何時會來?」才寫的。看完是哈哈大笑,沒有半點的惆悵感,不過倒是有些感嘆世事變遷得如此迅雷不及掩耳。今年二月,我還是個有伴的人呢,九個月之後,怎麼變成朋友脫離單身俱樂部,我則身邊空無一人好些日子了?

但至少,我也不擔心我的春天何時會來,反正該來的總是會來。或許會這樣一直沒有人欣賞我,有時我也不懂自己究竟是有些價值的人還是普通的路人,但兩者之間的不同點,大概只在於接近我的男生會是志同道合的還是純粹的無聊男子。生活上,我還是可以偶爾因為看到Arthur而開心一下,也可以隨自己高興欣賞不同的男演員,一切大概不會有什麼改變。

只是等春天也是會心急的耶。尤其當看到別人很幸福,當看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在別人手上,那感覺只能用一個字形容吧。(這字就不用我多說了,一切盡在不言中)一個人是很自在,只是兒子所說的我心中那道防線,是否真的沒有人可以跨越?經過這幾個月,那條線又是否已經被我撤離了呢?

想起大一剛入學時,每天和同學們的相處,有點像是自我介紹,一點一點寫出某個人的檔案。可是要參與別人的過去,是需要很長一段時間的,這也是為什麼即使已經逐漸忘了全人,卻對那些十年以上的朋友感到特別。互相知道對方的過去的就這團人了,往後出現的人,都只能藉由我的文字話語來了解我的過去,永遠不會身歷其境。

因此雖然有那麼一點點心急,對於交男朋友還是一點都不積極。寒冷的冬天,我習慣一個人睡。不用讓任何人摸到我肉肉的肚子,或是要小心翻身時手臂別打到對方,耳根清淨不用聽到打呼聲更好,還有就是對方也不用硬是得勉強睡在我充滿口水味的枕頭上。

只是有一點小不服……習慣寂寞的人是不是就不能再大喊自己很寂寞了呢?有時寂寞到需要個貼心的誰,有時又覺得自己強壯到能再扛一個自己,繼續看一個人看慣了的美好風景。說來說去也只是又一個週期,等這個冬天過了,我想我又會再度強壯起來,撐起自己的天空說:「春天已到!」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