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台中回來的那天,接到一個令人震驚的消息。震驚的程度,大約是動了80%想要分手的念頭的那種程度。
一直以來顯得十分模糊的危險山谷,終於還是現身了,也讓我明白,我根本不想進去挑戰。

首先要感謝三個人。
老頭,感謝你又幫助我一次,在第一時間聽我訴說我的無助,真是萬幸萬幸你當時在線。
丁丁丁,感謝你那天在想睡的狀況下還是聽我抒發一個多小時,我想我開始有點愛你了。
阿母,感謝你尊重我的意願沒有多問,並在我願意說時傾聽並給予鼓勵和支持。雖然我隱藏了某些不能說的部分,不過更重要的是我怎麼選擇。
或許,還要感謝一個人。
阿閃,感謝你給我一個機會重新思考這是不是我要的、我能不能承受。在我說「我們是不是不適合?」時,立刻點頭說願意給我一點時間,有別於你平常的吵鬧,看來在這點上我們都成熟了一點,是吧?

一開始談起這場戀愛時,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只是順其自然,慢慢就陷進去了。這或許是到目前為止的人生中,流過最多眼淚生氣過最多次出入國最頻繁花錢花得最兇最常傷心痛苦收過最多禮物最真實表達愛的情感吵過最多次架開始明白為何有人因愛而崩潰,的一段。不是我故意有失公允,好像痛苦的成分大很多,當然快樂也是有的,但那些都無法彌補被消磨掉的任何東西。

-----------------------------------

從前舵手有一艘很不錯的船,在它身上舵手又安心又自在,因為相處好久好久了。但也因為相處久了,舵手覺得膩了,又動念想要追求內心裡那艘夢幻的完美之船。即使它一直以來都樂意由舵手掌舵,也載滿舵手想要的平靜,舵手還是堅持離開了。

花了一點時間,舵手終於遇上另一艘船。可是這艘船脾氣很怪,除了舵手手中的槳之外還配備有自動船槳,有時候他們會為了走哪個方向而僵持不下。他同時也喜歡回碼頭和其他船隻敘舊,可以待上一整天都對舵手不理不睬,幾乎忘了舵手的存在。但當舵手想要和其他舵手聊聊天,他就會在事後說那些舵手的壞話,因為他們不應該這麼沒有禮貌,放他一艘船落單,應該要先打個招呼什麼的才合乎禮儀。

因為配有自動船槳,他也就沒那麼在意舵手想去哪了。反正人上了船,注定只能被載著出海,即使發生爭執,只要祭出堅持己見和頻頻道歉這兩招,舵手也沒輒。不過,或許是因為最近海面總是風平浪靜,這樣的狀況變少了,划船的過程逐漸趨近於舵手追求的平淡,舵手心裡真的很高興。偏偏,和這艘船在一起,好像不遇上狂風暴雨才奇怪。這一次的浪頭太大,風狂雨強,舵手勉勉強強終於駛回岸邊,卻開始思考或許不想再回船上了。

舵手痛苦了幾天,甚至列出「乘船得失表」,然後發現如果在現在這個時間點棄船,將來會有很高的機率後悔。畢竟舵手一直也是這樣的人。「可是我還有勇氣上船嗎?」舵手心想。

接著舵手靈機一動,是啊,只要穿上救生衣不就沒事了嗎?在剛坐上船時,那件救生衣還太小,現在竟然變得又新又合身,只等著舵手穿上去。舵手覺得心裡相當踏實,同時決定放開船槳,任由自動船槳去運行。這件救生衣會帶著舵手從大風大浪中生還,即使哪天真的被拋進海裡也不用害怕,那只是自己游回岸邊的時候到了。舵手現在終於有勇氣這麼想:沒有船、沒有槳,一樣能回到岸邊,瀟灑離開。

-----------------------------------

現在想來,我畢竟是找了一個和老頭很不一樣的人。也許是無意中的,也許是阿閃和老頭幾乎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兩個人吧,但我很高興自己做了這樣的選擇。我確確實實變成了不一樣的自己,還把大家嚇個半死。(同時也讓自己累個半死)寫過閃到爆的閃文,隱瞞著許多無人可告知的秘密,背負自以為是的痛苦,在對方的感受與自己的感受之間優先了前者。老頭曾經勸我要用80%的自己去痛苦,用20%的自己去觀看自己正在痛苦,曾經我做不到,不知不覺卻一步步走了過來。不是將自己抽離或分割,純粹就是做回我自己,看看這段旅程最後會航向哪裡?

至於為什麼做出順其自然的決定,單純只是想看看盡頭,也想見識一下這過程,還會有多少新的經驗進來。當然我已經相當確定自己要的是什麼,也清楚明白自己失去的是什麼,只是暫時再看看別的風景也無妨。阿閃也這麼覺得,我們都這麼接受。

順其自然,未來還很難說呢。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