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婚禮,或是結婚,沒有什麼特別的想法。前陣子在批踢踢上遊蕩時,看到有準夫妻參加朋友婚禮,準太太竟然感動到哭,那種事情大概一輩子都不會發生在我身上。
但是這個人不一樣。

在我還是個小屁孩的時候,真的長得很醜,很不女生,偏偏內心卻已喜歡著某個男生。短短兩年,轉學後再也沒見過面,中間曾經透過網路這神奇的玩意兒連上線過,很快又斷了。直到十年後,當年一起玩耍嬉戲的朋友們,又再度聚首在母校,從國中就一個人出國讀書的他,竟然也回來了。記憶中的他瘦瘦白白的,總是一副清爽的笑臉,雖然熟悉的姐妹們其實很多都喜歡他,當天散會時只有我獲得他的擁抱,以及下次的見面。

說著回憶感覺純真又甜蜜,時空改變的這些年,我心裡也已經有了重要的人。這幾年託網路發達的福,一年還可見上一次,真想聯絡隨時都能丟訊息。我們從沒有真正有什麼,我知道我不會是他選擇的對象,只是初戀情人是特別的,被安插在一個寧靜、時光暫停的地方,悄悄地發著光。

去年他說五月會回來辦婚宴,我在臉書上PO文,心情又喜悅又感慨。有多少人能這樣受邀參加初戀情人的婚禮呢?

三月、四月過了,五月到了,喜帖,始終沒有來。

他說,婚宴取消了,忘記跟台灣朋友說。
我問,為什麼?怎麼了?
他,只傳了一個笑臉。

到今天我才後知後覺地發現,他身邊的人,似乎換了。發生了什麼,也許不得而知吧。曾經信誓旦旦地說不會跟比自己高的人交往、只跟華人圈的女生交往的他,似乎改變了一直以來的堅持。他們一起出席朋友的婚宴,他們一起DIY完成戶外的木樓梯,一定有很多個瞬間堆疊,讓都已經拍了訂婚照公開在臉書上的他,取消婚禮。也許不是吳鳳,也許問題是在女方,或任何永遠難解的題,身為局外人的我,肯定看不清問不明的。

評論初戀情人的戀情如何如何,不是我的事,只是⋯⋯第一場帶著不同心情想參加的婚禮被取消,原來自己比想像中惆悵啊。

 

文章標籤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