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的聚會不太一樣。我們跑去基隆的碧砂漁港(感覺名字很威吧),在魚市裡面買了海鮮,到旁邊合作的店家委託烹煮上菜。星期一的魚市十分蕭條,我們是唯一一組客人,店家祭出所有人員積極推薦,最後買了一條魚、八隻明蝦(老闆還偷偷多放一隻,可惡)、八個大蛤仔、兩隻螃蟹、一坨海菜。這樣費用已很可觀,到了店家竟然還要再收烹煮費,真的是要心懷感謝享用的一餐。

這次聚餐花了大概是平常聚餐一倍的費用,邊剝著蝦殼,我猜測也許有什麼事情發生了,或正在發生。要不是大好,要不就是大壞。雖然還不知道是什麼事,無論是好是壞,扮演「好女兒」的形象準沒錯,所以我還當真幫大家剝了蝦,也比平常更積極加入話題。(也可能只是在車上有睡飽,精神好就不臭臉覺得無聊)

今晚,收到阿爸的信,果真如同我猜想的那樣,有事情將會發生,可能大好也可能大壞,但不能抱著會是大好的希望。在那之前,希望我們照常過日子,可能的話,儘量未雨綢繆,阿爸這麼說。信是署名給阿兄跟我,不過很幸運的是,即使我感到許多難以言喻的情緒,我慶幸自己並不讓阿爸擔心。當然,對於無法貫徹傳統男人的典範——為子女留下房產或財富——阿爸想必感到無限惋惜(以前的他不會如此承認,現在的他能對我們這樣坦白,是件值得感動的事),但我是家裡唯一有正職工作、正常收入的人,做到不讓父母擔心,或許也是子女的責任。父母總是擔心子女,子女總是想對父母撒嬌。

不知道我們家會變得如何?這次家聚完,是否還有下一次、再下一次?那又會是什麼時候?只希望大家都平安無事,四段不同的人生,仍然能有聚首之時。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