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這麼下可能太驚悚或偏頗,但今天剛看完日劇《無法成為野獸的我們(獣になれない私たち)》第九集,真的是心有戚戚焉,為深海晶a.k.a新垣結衣也為自己掬一把眼淚。

待業狀態進入第九個月。狀況差的時候,在書店看到《哪有工作不委屈,不工作你會更委屈》的封面會覺得自己就是個廢人;狀況好的時候,會覺得不能支持我喜歡的自己算哪門子的工作?

每個人都工作得很辛苦——可能是勞力上的、頭腦上的、精神上的、工作分配不均上的——但沒有什麼比得上公司上層不懂下層的心來得辛苦。

不含打工,我就只待過這麼一家公司,因為在櫃檯待不下去只好換到有如監獄般(因為沒窗戶,去了之後我才知道窗戶之於我多重要)的訂房組。我不曉得普通公司輕不輕鬆、好不好混,也不清楚飯店工作算不算是輕鬆好混,我只知道一件事:我沒有混水摸魚的天份。還沒完,我就是死愛照顧下面的人。賓果,升上櫃檯主任後真是慘兮兮。

我喜歡那樣的充實感,喜歡被需要、喜歡有權力、喜歡成就感,直到發現無足輕重的自己。真的是渺小到一個不行。根本沒人需要我,也沒人需要我做的事、我多做的事。那些思慮、那些體諒、那些貼心,根本就不必要。

以前在飯店,最討厭就是總經理來巡視。你到底巡視屁?你眼睛真的有看到該看的東西嗎?那麼多萬年偷懶的老屁股、那麼多死命填補他們工作量的優秀的人,你什麼也不知道。你只想來凸顯你的存在感,享受一下所有人都得聽你說話的爽感,心情不美麗就斥責員工。有人會說:公司本來就是一層一層的,最上面的人哪有那個時間關心每一層的人。是嗎?所以你真的試過了嗎?是做不來還是不做,你媽知道你在這裡講幹話嗎?

決定要離職前我過得很不開心。無論是輪哪個班次,是接電話還是收信,總是有無數顆屁股要擦。在這邊好像不細心才是常理,太細心搞到內出血得自己處理。公司裡有這麼多給別人添麻煩也一派淡然的員工,劣幣逐良幣也是剛好。真的要裁員的話,不知道會剩多少人呢?

(當然,一家公司如果沒有你就無法營運,那一定原本就是一碰就倒的公司,又或是那是一人公司XD)

我的要求不多,只希望自己喜歡工作時的自己;因為在說服別人之前,首先我必須要說服自己,在肯定別人之前,必須先肯定自己。

而我絕對不要再用多做一些事來讓自己被肯定、被需要,那已經無法說服我了。

 

而這個想法,你覺得是誰造成的呢?

 

文章標籤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