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是四月。
提到四月就想到愚人節,不過對愚人節沒什麼回憶。
提到四月就想到清明節,明天就要出發回老家了。
提到四月還想到春天,在我的認知裡,三月春天還沒來,還在化妝打扮。
提到四月,不免會想到的當然是,它的生日………
多年以來,已經習慣用它來稱呼他,前男友桑。
它喜歡我七年了,我喜歡它六年,
在我們沒有結婚、如此青春的時代裡,六、七年,幾乎代表了時間的一切。
這段感情,幾乎佔據了我到現在為止的青春。
我也很氣自己,明明他比它還晚出現,卻霸佔了第一的位置。
讓我到現在對它,只有不斷的傷害。
真可笑,慶太,對它來講你是個根本不存在的人,為什麼它卻因為你受傷?
是我的錯。

穿著它的牛仔褲,外面的天空有很清淡的淺藍色,不像從家裡望出去時那麼灰。
這樣悶熱的天氣,提醒著我,
我正穿著它的牛仔褲,那是應該還它的;
再20多天它的生日就要到了,我是不是該說點什麼?
但對我來說,已經無話可說了。
我的愛情從此不再為它存在了。

台北的天空灰濛濛的,空氣很差,即使我已經站在教室的冷氣風口下,還是熱。
這不應該是台北的四月,這是台中的四月。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