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錯,看好標題,這篇並不是影友會的感想,是迷路的感想……= =
正確說來,我根本沒去影友會。
應該說,有時間,也去了,排隊了,但是等了兩個小時卻離開了。
一定有人會覺得奇怪,都排了兩個小時,再等一下下就可以進場了,為什麼要走?
因為我突然發現,這些事情好像沒有意義。
當然喜歡他們是有意義的,但是等再久,也看不到我想要看的畫面。
我不想,只是看著螢幕上他們為台灣歌迷錄好的影片。
雖然對大多數歌迷而言,這樣就已經很足夠、甚至奢侈了;
但對我而言,如果只是這樣,那我寧可不要。
如果不能如我所願,那我寧可當一個毫無慾望的歌迷。
以前常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和別的歌迷不同,是很特別的。
我不曾買過周邊商品,WORK和CD到現在都還沒買齊,打算等想看想聽再去買。
在今年之前,我不曾公開說過我喜歡他們,總是偷偷用日文寫著思念阿太的心情。
以世人的眼光來看,這樣其實也不算什麼歌迷吧。
偏偏我又認為自己很死忠。
雖然不把他們掛在嘴邊,雖然沒有買齊他們的商品,但心情上是一樣的。
死忠飯的定義究竟是什麼?
其實我也不知道,我覺得也沒有人可以給出答案。
但我究竟是不是個特別的歌迷?
真好笑,怎麼會是呢?
在w-inds.三人眼裡,歌迷就是歌迷,哪有特別不特別之分,能越過歌迷這條線才有變成特別的可能。
好像把不去影友會的理由講得很複雜了……
只是,突然認為,去不去,又有什麼所謂呢?

本來可以在Best of my love聽完前回到家,沒想到卻迷路了……(總是在緊急時刻這樣)
我的迷路功力真的越來越高強了,再過個幾年有可能變成一絕吧。
從仁愛圓環轉到敦化南路,我也不懂自己為什麼這樣轉,明明記得轉過去是大安路才對。
然後就這樣騎騎騎,經過信義路,還想說對就是這樣,然後繼續騎。
然後到了和平東路,自作聰明的轉過去,這時其實早已迷路了。
雖然很不確定前方的路是否是回家的路,但因為景色看起來也有點印象,所以就這麼一直騎了。
我必須說,敦化南路和和平東路其實就是這麼讓我印象薄弱的路。
經過捷運麟光站,等等……麟光站!?沒錯……木柵線了= =
但是我就算回頭騎原路也不見得能回到自己熟悉的路上,這人就繼續騎了。
直到……我發現我已經在走山路了,在爬山了,經過莊敬隧道了(多麼希望是辛亥隧道啊!),
才開始覺得很不妙,我完完全全迷路了。如果前頭是通往渺無人煙的山上的話,
我不就……
雖然心裡緊張得要命,嘴裡一直唸著「ここはどこだよ!帰りたいよ、お母さん!(哭)」,但還是沒停下油門。
好不容易,山路結束了,我看見捷運,就知道自己平安到木柵了。
眼前也終於出現一條我熟悉的路:木柵路四段。
加速衝回家,闖了三個紅燈,當看到自家大樓時,那感覺還真難以言喻啊~
(這是我第一次騎在路上,這麼想看見志玲姊姊。她代言在萬芳的「極美」社區,一路上我只希望看見一個極美的廣告,指示我該往哪裡走……可是志玲姊姊都沒出現!>”<)

再來說說影友會排隊的情況吧。
嗯,不愧是w-inds.,市政府前果然人很多,大家都席地而坐等著進去。
等了一個半小時,門口的警察吹了哨子,大家突然就都往裡面衝,
本來安份排著隊的人,也都進自己所能的插隊跑進去。
但是在裡面大概十分鐘左右,警察一下叫我們坐下,一下叫我們站起來,
一下要我們三個三個一排,一下又要隊伍往右移,
最後又說,因為人太多了,所以要我們全部退回外面門口排隊。
(本來一開始要我們進去就是因為在外面我們妨礙別人通行,後來又這樣講……是沒什麼道理啦= =)
當然抱怨的聲音就很多啦,畢竟我們也真的不知所以然,只能任警察指揮。
可是大家也不全都是乖寶寶吧?
插隊的人,至少佔了三分之二吧?我們這麼不守規矩,又有什麼資格說警察指揮差呢?
況且,這是豐華跟VF爭取為我們準備的影友會,心裡沒有感謝至少也不要認為是理所當然吧。
聽到有些歌迷說,日本的制度就很好,日本的歌迷也很守秩序。
既然你們都知道,那何不回頭看看自己呢?

嗯~雖然我講得好像很了不起,不過我也不是真的那麼守秩序啦(抓頭)。
基本上是個不會去插隊的人,但也不能說我就沒有給警察添任何麻煩。
畢竟,他們是來管我們的,我們不乖,他們當然是一視同仁啦。

是說,今天出去,就只有迷路這個收穫而已……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