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畫了一張很奇怪的畫,有看起來像是地球、月亮、太陽和銀河的東西。
其實我是畫了,才這樣定義那幾個圖形,所以說是好像,也許本來它們也可以是與這完全無關的東西。
不知道為什麼,自從畫了太空小超人之後,我對顏色的感覺就變得很遲鈍,
老是把顏色全都混在一塊,變成大便色,看起來很不健康也不美觀。
所以那個像地球的圓體,當然也是這個樣子,不過藍色居多啦,這樣好多了。
然後是像月亮的小圓球,我把她畫得滿小的,藍色為底,加上黃色勾出月亮獨有的形狀。
再來是太陽。畫到這裡時,基本上我就已經給這張畫定義了,所以太陽,就是太陽啦。(但其實,月亮本來也就是月亮了)
看過一封轉寄信,太陽是地球的不知道幾百倍大,但是一張畫紙又能容納多少?
太陽花了我滿多時間的,一層一層用紅色橘色白色黃色疊上去,但都不怎麼樣,只好一直疊,反正壓克力也不用擔心混色。
三顆球體都畫好了,各佔一方,但我還看不出這幅畫有什麼意義可言,看起來只是小孩子在練習畫圓形罷了。
很自然的,就想到要畫一條路,正確說來,是條銀河。
但這條銀河完全沒有碰到三顆球體,只是繞過它們,以很自然的姿態延伸。
用黑色和藍色混合,因為不想侷限於形狀,所以看似比較遠的那方,我用黑色,比較近的這邊,用藍色。
也許遠就是近,近就是遠,在宇宙裡,我們怎麼知道呢?
最後用牙籤沾白色顏料,在銀河上點綴,連畫紙上空白的部分也一併點了。
這樣光打下來,就看得到,其實宇宙裡是充滿星星的。
完成後,其實我還是覺得這是幅不怎麼樣的畫。
所謂不怎麼樣的畫,就是如果畫者不解釋其中的意涵,就不會有人懂他想表達的東西。
我覺得這就叫做不怎麼樣。這表示只有畫者自己認為畫出了些什麼,但其實並沒有任何人懂。
當然,我又不是畫家,也不用在意誰的眼光,由我自己的眼睛來評價就好。
想了想,我很狗腿的把這幅畫取名叫「LongRoad」~XD
為什麼呢?我覺得,每個人都有自己最終要走的一條路,也只有那麼唯一一條。
我們像走在宇宙裡,浮浮沈沈,遵循著這個世界的真理,走在一條很灰暗的道路上。
但是總有一天我們回頭,會發現,腳下的路並不是黑的,是閃亮的,那些曾經是很耀眼的。
會經過太陽,經過地球,經過月亮,經過耀眼的星空,安然的走下去。
每次看鋼鍊,我都在思考,所謂的真理究竟是什麼?
也許就是世界的道路吧。
所有的東西,都是往未來前進的。而所有的東西,光是存在就是一種能量。
這種能量一旦逝去,便永遠追不回,沒有任何東西是可以「回來」的。
真理也許就是,看著眼前的所有,忘記的,就讓他忘,走了的,就讓他走,
就像這個世界總是無聲無息接受我們每一個人一般,我們也要這麼做,
可以回頭看,但是必須瞭解,所有的東西都是追不得的。
也因為如此,每件事情才有它唯一的價值,最真實的意義。

聽著溫嵐的「有點野」畫著,最後聽到和杰倫合唱的屋頂時,我又想到三六九山莊的夜晚。
那時和小弟合唱過好多次屋頂,如果現在還能合唱,那就好了。
那之後,我也沒再和他合唱過這首歌,和別人更是沒有。
雖然我和他什麼關係也不是,不是男女朋友,我甚至不知道該不該自稱是他的朋友,
但我一直一廂情願的認為,這首歌,是我跟他的主題曲。
我知道他對我毫無男女之間的感情可言,我對他……老實說也許有那麼一點愛慕之情吧。
只是不可能的事情,也不用去強求什麼。
他離開學校時,無聲無息的,留下一頂毛帽,被我撿起,收進衣櫃。
他回來學校時,依然無聲無息,帶著他的女朋友一起回來。
只要聽到這首歌,我就有股懷念,好像我們因為這首歌談過一場戀愛,
那是抹完全不同於它的色彩,因為太過短暫飄渺,我才會覺得那滋味甘甜。
也因為,那是在雪山上,看得到整個世界的星空下,才讓我回味。
他最後還是跟雅姊走了,一個他喜歡的夜店女生。
如果當時我跟他發生了些什麼,也不可能在這裡回憶這一切了。

「在屋頂唱著你的歌……」
「在屋頂和我愛的人……」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