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自己怎麼會這麼晚還沒睡。
音樂會落幕,犒賞自己這四個多月來的努力,去買了很久沒吃的好吃鹽酥雞。
鹽酥雞也果然好吃,只是這樣我就沒有肚子吃哈密瓜了。
本來應該上作文課,讓約定的碎片一直放在腦袋裡每天睡前想一遍的劇情,
全部寫出來,讓這篇文有點進展,但我混到現在一個字也沒寫。
又然後,一點洗完澡,想說要來看05夏控的DVD,也算是犒賞自己,
但仍然什麼也沒做。
我就這樣坐在電腦前,看焯如的畫和照片看到現在。

我們生存在這個世界上,卻一無所有。
正因為一無所有,所以才想留下些什麼。
但其實根本什麼也留不住。
也因此才會有許多浪擲生命、揮霍生命的人。
我並不知道,生和死究竟有什麼差別,也許根本就沒有差別。
就算死了讓身邊的人難過,但活著讓身邊的人難過,又有什麼兩樣?
無關長痛還是短痛的問題,我只是想知道。

常常看不見身邊的人。
像是小方,雖然寫著交換日記沒錯,雖然還是會問候沒錯,
但我的目光好像沒有停留在自己的四周。
總是想著,有些遙遠的那個島國,叫做日本的國家。
並不是一直想著阿太,只是想去日本,去看看。
就連兒子有時候我也都看不見,明明是睜著眼睛的,好奇怪。
我的世界裡,好像只有媽媽和聲樂老師,其他什麼也沒有,荒蕪一片。

好像已經很久沒哭了,最後一次哭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會哭的理由也沒幾個。
和家人之間的事,跟它有關的事,阿太的事,w-inds.的歌。
現在逐漸不再有寂寞的感覺,但難以被人瞭解和被人誤解,其實也和寂寞差不了太多。
只是,沒有流眼淚的衝動還是好的。
我不想哭,所以才會很懷念那種感覺。

啊,突然想起今天中午社區電影院要播鄰家女孩,我現在睡也來不及去看了。

兒子說,在我寫的小說裡面,目前他最喜歡珍珠舞。
我不知道珍珠舞到底寫得怎麼樣,因為不知道誰看過,也不知道他們有什麼心得。
兒子說他很喜歡結局時,我還一個奇怪,完全忘記結局長怎樣。
這篇果然不是讓人印象深刻的小說。
正如同這個城市裡,每個晚上有多少段一夜情一樣,雲淡風輕的飄過而已。

昨天兒子來住家裡,我房間讓給他睡,我睡客房。
中午被他挖起來要我幫他開門出去碧潭烤肉,
送走他後,我走進自己房間,發現整間都是他的味道。
頓時一陣噁心。
並沒有所謂的好聞還是不好聞,我只是突然發現,
我已經不再習慣自己的房間有別人的味道。
曾經,我的房間全是小一的尿騷味;
曾經,我的房間都是胖米的貓砂味;
曾經,我的被窩裡,都是它的味道;
但我現在已經不習慣了,無法忍受。
好奇怪,究竟是我潛意識裡知道自己討厭房間有別人的味道,所以才將這寫在小說裡;
還是提筆寫下之後,我才被劇情感染,也討厭起別人的氣味了?

隨便寫寫,想忘記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