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慌說:「我反而覺得不管有沒有跟別人交往都只在乎自己的計畫,這樣太自私了。」


跟阿慌隨便聊,當這句話出來時,我看見我自己。

不管和誰在一起,我總有我的計畫,和對方完全無關連的計畫。

說好聽是擁有堅定的心,說實話就是不管別人死活。

兩個人在一起為什麼痛苦?也不過就是其中一方總是不在乎。

我的心不曾動搖過,比如對於外貌協會的執著,對於完美的堅持,這都是我的計畫。

所以即使小堅曾經佔滿我的心,我對於我的計畫依然沒有絲毫的讓步。

他沒有改變我,我也沒有為了他改變。

不打算為了任何人改變這樣的自己,所以已經做好一個人活下去的準備,中意的公寓也都是一個人住的一房一廳。

要說我究竟是怎麼卸下心防的,其實我也不知道,就卸下了啊。

變不變或許是一念之間,這一念不一定明確到讓你發現。

以前頑固地相信自己的計畫是最無懈可擊的,雖然有孤單一人的打算卻也同時矛盾地賭氣總有一天被我等到那個人;

現在我還是頑固地相信自己的計畫是最棒的,因為有了另一個人的加入,他的計畫我的計畫,都變成了我們的計畫。


是否現在我比較沒那麼自私了?

----------------------------------------

很隨便的更新,不過其實有很多反省……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