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午餐時,媽媽問我哥哥有沒有女朋友,我說我不知道,
他說你都不好奇嗎?我說不會啊,我一點都不關心。
他問那你關不關心我?
我說,關心啊。
然後他就列舉一堆,關心他健康啦、快樂啦、有沒有錢啦……
之後他問,那你關心拔嗎?
我說,當然關心啊。關心他累不累、工作是不是很辛苦……
想了想,我又說,其實我也關心格啦,關心他是否出人頭地。
他現在走了一條不好走的路,如果沒有在雲門裡跳舞,真的很難發展。
堂堂北藝大舞蹈研究所畢業,竟然只能在小舞團混,這他自己也無法接受吧。
所以我當然希望他能成功,畢竟也許這是他第一次很清楚他要什麼。
以往他待在數學、哲學的領域可以很安心,他熟悉數學,數學也熟悉他,
他們互相合作,很和平,也很快樂。
可是人不是沒有感情,而數字不會說話,不會動,不會變。
我覺得他走這條路很好,但能不能靠這個專長養活自己比較是個問題。

轉念一想,那我呢?我好像走在一條很普通的路上。
語言這個圈子有很多人才,不少我一個,我在裡面也不可能顯得出色,
而甚至這個圈子根本不需要個人特色,因為你只是翻譯不是作者。
走這條路可以很順逐,但好像很難鋒芒畢露……
也許我跟哥哥都是自找麻煩吧。
不過誰的夢想不是這樣呢?誰的人生不是處處給自己找麻煩?

本來以為自己並不怎麼關心他們,沒想到其實還挺關心的。
再一次覺得家人很玄。
每當講到小時候怎樣怎樣,總是跟哥哥聊才最嗨,
我們有相同的童年,雖然他不是我的雙胞胎,可是我們畢竟一起經歷了很多快樂。



這兩天我和媽媽都很早起,所以其實都很累了,
剛剛我們不約而同說要去洗澡,我說我洗完澡就要睡了,
他說他煩惱的是,菜都還沒涼,那等一下誰把菜放進冰箱呢?
哈哈,是啊,這個家再沒有一個負責任的夜貓子幫忙管理黑夜了!
颱風來幫忙關窗戶、幫忙關客廳的燈、把菜冰進冰箱,
任何大家沒做的事都由我善後,儼然像個黑夜的站哨兵。
之前回顧以前的文,都覺得很不可思議,尤其是「夜半的收音機」那幾篇,
我竟然三四五六點才睡!?
太神奇了我,現在一點已經是我最大極限,當時的我也想不到吧。
我媽說很懷念家裡有個夜貓子,喔,是啊,我為了這個家犧牲了自己的健康呢!XD

很想有個人能夠想念。
也許我有點孤單?所以希望能夠想念個誰?
但又不想去想念朋友,那感覺真怪,他們重要、特別,但不是那個「唯一」啊。
這種時候就很希望有個男朋友,那我就可以好想念好想念他可是不告訴他,
用思念折磨自己,那樣子的愛情好像會更美。
啊--我開始胡言亂語了--

如果有一個男生說:「鄭芸,我很在意你今天是不是也快樂地活在這個世上」
的話,我一定會開心死!
人怎麼樣,就是希望別人知道自己的存在吧。
此時此刻,我真的很希望。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