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有多少人會跟我一樣呢?
雖然喜歡自己的家人,但同時也討厭他們。

我最喜歡的是我媽,爸爸完全是放任教育,我跟哥哥是媽媽一手帶大的。
媽媽是學教育的,對我們的教育方式當然也有他自己的一套,我們也確實學到他想要我們學的,然後長大成人。
我很感謝他,也很喜歡他,只是有時候覺得,跟他說話很累。
就因為他念的是教育,所以開口閉口也是這些東西。
又因為他說話太直,所以別人如果拐彎抹角他會聽不懂,也不容易主動察覺別人的心情,只顧到自己。

爸爸應該算是這三人之中,不討厭也不喜歡的吧,
但也不是說可以把他排在第二名,畢竟我也不認為他是我爸爸。
前面說過,爸爸是放任主義,我們的教育全權交由我媽處理,他就是負責出錢。
所以我幾乎不認識爸爸這個角色。
也沒有,從他那邊得到過任何愛。
但我的體內還是留著他的血,這個男人畢竟是我的至親,沒有他就沒有我,
不管我想不想出生、願不願意承認,他還是我的爸爸。
不討厭,也不喜歡,只要他別來跟我說話就好。

哥哥,是全家人裡我最討厭的,我真的好幾次都想他去死,想他消失。
小時候他欺負我的那些陰霾已經退去,舊的恨沒有了,新的仇卻滋生。哥哥是個多面人,對內(在家)是一個樣,出門在外又是一個樣,對人說人話,對鬼就說鬼話,還能應付得從容不迫。
他可以幫女朋友曬衣服打掃房間,回到家自己的房間卻搞得一團亂,走到哪亂到哪,也完全沒有一絲幫忙做家事的心。
哥哥就讀嘉義的大學,因為學分數夠了可以提畢,而他本人想要再去念舞蹈系,所以從三月月底就很常回台北參加考試。
他根本是把家裡當作旅館,工具箱拿出來沒放回去,櫃子也沒關,就這樣放了一天。
自己用過的碗盤就擺在客廳不收,到要吃晚餐也不會去收。
從沒有一分一秒是有做家事的。
這裡難道不是他的家嗎?
也許在他心裡,沒錯,這裡根本不是他家,他只是來借住罷了。
我真的很佩服他可以這樣毫無罪惡感的,活在這裡。
每次他回來,我的臉色就會變得很難看,他並不是闖入我的空間,他只是經過卻不收拾罷了。

有時想到這些就很難過,家人到底算什麼呢?強迫住在一起的團體嗎?
之前寫了一篇網誌在罵我哥,有幾個熟稔的朋友都看到了,
大呆就說,我其實只是想反抗「為什麼非得對家人好」這個定律罷了。
也許是吧,因為我是被這條定律緊緊束縛住的,而加諸這個束縛的人卻是我自己。
他們是我的家人,難道我不應該對他們好嗎?
可是為什麼,有時他們說出口的話,卻可以是那麼不顧到我的心情呢?
其實常常覺得,在這個家過得很辛苦,會去偷爸爸的菸來抽也多半是因為這個緣故。
媽媽總是晚上九點一到就吵著要我去搾果汁給他喝,不管我有多累,只要我不去搾他就一直煩。
爸爸自己半夜兩點睡不著爬起來吃東西看電視,卻繞過來書房對還醒著的我說教,說什麼晚睡對身體不好。
哥哥還曾經在他滿20歲後,對我說他要殺了我。
真的很累,活在一個充滿聲音的地方。
是不是我太過冷淡,所以他們才一直對我說話?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但總的說來,我還是沒辦法真的討厭他們,或說,真的去恨他們。
因為他們不是沒有對我好過。
這就是家人之間矛盾的地方啊。
我討厭這種羈絆。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