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想剪頭髮喔。
我真是個沒辦法留長髮的人。

me

之前說過很想趕快去日本
是真的很想去
另一方面,也想換個環境了
覺得待在東吳還是種說不出的累
雖然讀日文對我來說不是太大的問題
但就是不喜歡這個環境
因此不管我再怎麼喜歡某些人也沒有用

I'm sitting right here but i wonder why i'm sitting right here?

就像當年和麻布的同事玩在一起時一般
腦袋裡會突然很神經質地閃過這樣的疑問
當我這樣問自己時
是否就代表自己並不快樂呢?
不管笑得多大聲
原來連笑聲也不是我的

從來不屑什麼新年新希望
但是今年就破例吧
即使多年後的我會忘了這一天

如果快樂,就不需要理由
今天呢?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