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覺又過一個月了,我有點擔心每個月都這樣打一兩篇,會不會開頭都是同一句「不知不覺又過一個月了」云云?到目前為止應該是還沒有,畢竟鎖文就如同大家客訴的那~麼多,想要每次都同一個開頭也有點難。(說真的我實在很為難,想寫中文網誌,可是阿閃又會問來問去想知道這些可有可無的內容,但寫日文又沒人看得懂,誰可以告訴我到底該怎麼辦T^T)

想說來更新一下School days這個分類好了,但一講到東吳我整個就很脫力啊(倒)。
從一上混到一下,二上發憤圖強二下產生反動又開始混,三上遠渡重洋(是去了北極嗎?)到日本吃喝玩樂根本沒在上課,三下回來……又重操舊業開始打混的日子,我怎麼都沒進步啊!

大概也因為再過不到一年半就要畢業了,我開始有種不知道「畢業以後我可以做什麼」的焦慮,雖然表面上我很平靜悠閒在上批踢踢就是了,但畢業後我到底可以做什麼、我想做什麼,說真的,模糊了。總之還早嘛,就先擺爛著,時到時擱講。抱持著這樣的駝鳥心態,但又還是不能完全忽視心裡的焦急,我就這樣每天用電腦、狂吃零食、不讀書的過了半個學期。然後在這種逃避心理之外,再加上我不知怎麼腦殘覺得差不多該去學韓文了吧,心裡就一直惦記著應該撥出學費好好去學,不過又不能被阿閃發現,所以我要偷偷來,但如果碰到阿閃來或我出國不就麻煩了?(內心小劇場就演到此吧,我真的不知道我到底他媽的在煩惱些什麼,怎麼可以腦袋進水得這麼嚴重)

總之,畢業出路這種事情,跟阿閃商量也沒結果,最後還是跟我媽討論,擬出大致方向。所謂方向當然還是做翻譯,只有一條路可以前進的話,我比較不會左顧右盼。所以現在就默默自己做著日文小說的翻譯,反正不管到哪家公司,翻譯都是絕對必要的。現在每天的日課就是翻譯+和阿閃視訊一小時,同學說我這樣每天偷偷練功(會話)很奸詐XD

不得不承認,阿閃給我帶來最大的好處……喔不,這樣講好難聽,咱們換種說法。咳咳,不得不承認,阿閃讓我成長最多的就是日語會話。本來就不是愛講話的人,又抱著半逃避心態覺得翻譯強死人就好,偏偏真的要開口時我拿不出半點料上菜啊(攤手)。這半年每天跟他魔鬼訓練,我媽說她都不認識我了,「我女兒有這麼多話嗎?」媽媽內心深處的疑問,阿閃絕對可以解釋。

回到課業上。

基本上還是能蹺的課就蹺(喂!),不能蹺的就出席但做翻譯,也就是說我已經鐵了心不拼獎學金了,只打算專心做自己的事。

我在想,會不會快要畢業時,比如說拍畢業照時,才會真正意識到「啊!自己連一個真正交心的大學同學都沒有」呢?尤其當所有的課程已經都是選修時,再也沒有任何大家一起上的課時,簡直會像各奔東西吧。雖然說最終還是要分開、要踏出校門的……

腳幫再一個月不到就要出國,兒子在蘋果日報不知道拼得怎麼樣;洪穎穎依然在加拿大搞一些我不懂的事寫一些我不懂的網誌,陳穎穎還在日本學不知道學起來了沒的日文;yai默默努力讀書考試迎接畢業中,鈺媄繼續工作進修爆肝生活。

我不知道我還可以留在台灣多久,心意又有多堅定,但,就是去學吧!就是去做吧!然後有一天生命會告訴我們答案,又或我們能成長到足以找出答案。

加油。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