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教打電話來說,明海那邊沒有我留下最後一個月的水電費的紀錄,所以他們現在在跟我討這筆錢,一起去的所有同學的退費也就一直下不來。
但這其實有一些疑點,而且這些疑點只能指向一個結論:是他們疏忽了,在我繳錢的當天沒有記錄下來。

第一點:他們有一筆5000日圓繳費的紀錄。但那是在最後一天,也就是我們搭飛機回國當天,昨天跟阿閃確認,他是在機場繳的,所以這筆是他的。那為什麼這筆紀錄很重要呢?因為我們其實是必須留下10000日圓才對。其他所有同學都是留10000日圓,只有我們兩個窮鬼留下5000日圓。但為什麼阿閃可以留下5000日圓?因為在他之前,我就先跟辦事的人拜託過,請他讓我們各留5000日圓就好,我們實在窮透半邊天了。所以說,怎麼可能去拜託的人沒繳錢?

第二點:承接上一點,阿閃是在機場繳的,這又代表什麼?代表如果我們有任何欠款,他們絕對不會讓我們搭上飛機,之後再來追款。像現在這樣根本是莫名其妙,大家都知道學校這種機構最愛錢了,咱們東吳選課系統慢得跟烏龜一樣,就只有寄學雜費繳費通知單快如風、疾如閃電!那有可能明海就這樣沒收到錢,笨笨地目送我回台灣嗎?怎麼可能,就算是只有1000日圓,我相信他們也會叫我吐出來。

第三點:他們沒有紀錄,但我可是有紀錄的!在日本就常被阿閃說沒看過有人像我這樣記帳的,不只是記支出,所有我可以留下的發票和收據全部都貼在記帳的筆記本上,除非是拿不到收據發票的,不然幾乎99%的款項都可以在帳本上查到對應的收據或發票。當然我記的帳不是正式的,甚至也沒辦法讓他們看到我去繳費的記憶(他媽的如果有儲思盆就好了,不過這樣還要有火爐,連個呼嚕網過去日本才行),但是我絕對千真萬確有繳費,從頭到尾我不想繳的只有我們只住十天卻必須繳一個月的房租。(但我還是繳了啊,幹)

我不相信他們當月結餘的時候,對照帳本沒有發現多了5000日圓,照理來講,他們沒記上帳本,那就表示一定有多了一筆謎金。而且,真有可能只有我一個人沒繳就回國嗎?緊接在我們後面去的那一批留學生,上禮拜其中一位同學告訴我他們所有人的明海學生證沒有被回收,你看看,要嘛當然是全部都沒有,怎麼可能只有一條漏網之魚?

他媽的越講越氣......明海給我們的待遇也不是多好,回來了還得受他們的氣,實在很幹。手上不是沒有5000日圓,可是我明明就繳了,難道對方的疏失要我來填補、收拾嗎?未免太沒有道理。

話說如果因為這條欠款(雖然對我來說根本就沒欠)東吳死也不讓我畢業的話,我就~~跟主任槓上了!

(發洩完畢,呼)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