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口氣讀了好幾本書,寫隨筆的進度卻沒跟上,故兩本融作一篇,畢竟我還在富奸《活版印刷三日月堂》咧XD

 

1UR025.jpg

故事的進行很簡單:左鄰右舍口中完美的一家四口在自宅內慘遭砍殺,兇器是菜刀。一名「報導作家」在事件發生一年後,逐一採訪與被害夫妻有所關聯的人,並在每個章節的最後,穿插一個「妹妹」單方面對訴說「哥哥」的口白。

通篇僅只有單方面「對話」的內容,也許稱不上多麼文學,在引人入勝上確有它的優勢。說話者是誰?他/她會說出什麼?「報導作家」是誰?想問出的線索是什麼?這些受訪者提供了被害夫妻的生平、軼事、品格、以及真正的議題:社會階級。

網路上已經有神人將書裡探討的社會階級寫得非常好,我就不丟臉自爆了。

書名是《愚行錄》。可以說,人活在世必定做過一些愚蠢的事。也許自己不認為,或當下不認為,但旁人、社會、後來的自己,也許會認定那是愚蠢的。讀到最後,得知了「報導作家」的真實身份,不禁感嘆,原來一連串的採訪,並不是在記錄受訪者或被害夫妻的愚行,而是更關乎自身的。

 

1UC054.jpg

 

主角葉村晶是個四十出頭的女偵探,由於前東家收攤了,不得已開始在一家二手書店打工。某次到府收書時,房間地板塌陷,葉村整個人跌撲到地面之下,不僅受傷住院,還意外發現房間下的白骨。憑著優異的推理能力,在住院期間偵破了白骨案,於是同病房的患者、也是昔日大明星蘆原吹雪,請求葉村接下她的委託——尋找失蹤二十年的女兒。

接下來一連串的神展開(已經不是超展開了,是神展開),速度快到幾乎不能停止閱讀,而葉村帶衰的程度也不是蓋的,扣掉解說,這本書不過三百五十頁左右,就已經住院三次,不愧為史上最衰尾的女偵探。

閱讀時我不斷想起兩本書:史迪格‧拉森的《龍紋身的女孩》以及麗莎‧陸茲的《史派曼家的詛咒》。前者說的是一名記者與天才駭客揭發某權貴家族的黑暗史,後者則是一名任職於自家偵探社的女偵探,以各種天兵出招讓自己陷入麻煩,書中她也斷了肋骨還不肯就醫。

《告別的方法》就像是這兩本書的融合——冷硬中帶著黑色幽默、一邊追查家族史一邊也被追查、意料之外的結局又帶來一股大快人心的虛脫感。葉村晶的自嘲與吐槽,保有日式的詼諧,但她的行動與遭遇大概跟其他冷硬派偵探小說有得拼。

若竹七海在台灣出版的三本書(《我的日常推理》、《古書店阿賽麗亜的屍體》、《告別的方法》)我都看過,就是因為第一本很有趣才看了第二本,但第二本我幾乎是硬撐完的,很高興沒放棄第三本,非常值得的一本好書。

《愚行錄》和《告別的方法》剛好都是由同一位譯者經手。兩者相比,覺得後者翻譯得比較好,看得十分過癮。也許全都是口白的文面還是不太容易處理得當吧。

 

文章標籤

zerotim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